诗曰:

    明如清镜正如神,黑海冤仇能辨真。

    感恩德无以为报,愿立长生不朽人。

    话说包公将强氏大娘带上,他见了两边刑具,不觉的胆战心惊。包公看见强氏,心中大怒,吩咐:“抬起头来!”强氏回大人:“金面在上,小泼妇不敢抬头。”包公吩咐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包公问他:“你怎么将孙大理谋死,从实招来,免受刑法!”

    强氏照样小继之供,一字无差。包公大怒,把惊堂一拍,吩咐:“拶起来!”可怜十指尖尖,拶得像胡萝卜一样。强氏仍然无供,又加四十点锤,亦是无供。包公吩咐,将他带至仪门外,再把小继带上来,伏在丹墀,哼声不止,口说冤枉。包公劝导说:“你招了吧!”小继说:“太爷在上,叫小的招出甚么来?”

    包公问小继说:“颇会熬刑!”即吩咐取猪鬃来,将他裤子去的了。包公说:“当初因这件事起,今日仍从这件事无。”众衙役将猪鬃撵至**,可怜一撵,鲜血淋淋,他竟仍然不招。

    猛然抬起头来,看见皮五爷同奶奶在旁边,他那时不得不招了,说:“太爷,小的愿招了。”包公在上,吩咐松刑,小继说:“招了!小的当日乞化之时,流落定远县,蒙孙老爹抚养。几个月后,孙老爹收留做义子。后来孙老爹娶了婶母,我因被人勾串,引到窑家玩耍。后来怎么拉下债来,怎么同婶母借贷银两,婶母怎么贪氵㸒,怎么中计,怎么被婶母逼勒通奸,怎么将义父置死,怎么放在井中的。”小继一一供招,自有招房写供。

    再讲包公吩咐:“带强氏上来!”包公惊堂一拍:“快快招上来!”强氏在仪门外面,不知小继已供,他仍然不招。包公叫:“拶起来,收紧了!”又打上四十板,他还不招。包公吩咐:“传剃头的来!”一刻工夫到了,磕了一个头,吩咐取箝子,将他头发一根根箝下来。可怜箝血淋淋的,他还不招;又叫拿盐卤滴下去,可怜疼到心里,满地乱滚,他还不招;又叫将十指摘去,他仍不招;又把脚指摘去,仍似咬住银牙,他不招。他说什么,留着命可以过日子,若要招了,就活不了。

    他是怎么个心。包公说:“好一个熬刑泼妇!”吩咐取猪鬃,将他两乳撵进去,可怜撵进,鲜血淋淋往外直冒,如此非刑,他仍然不招。他说:“太爷,小泼妇谋死亲夫,如何据对?”

    旁边走过皮孙氏来,强氏一见,唬得魂飞楚岫三千里,魄绕巫山十二峰。不由的口内言语支吾:“小妇人愿招,求太爷松刑!”执堂的将猪鬃拔出,强氏哎呀一声。

    包公吩咐孙氏起去。包公说:“招上来!”强氏说道:“小泼妇年轻,没奈何,心中羡慕,情投意合,两下勾搭通奸。

    因六月初一日小继带回茉莉花家来,两人恋恋不舍。怎么初三日丈夫相面回家,说难过明丑。那时小继正在小泼妇房中,是小泼妇用计用麻绳勒死后,怎么叫小继装疯,怎么凌辱孝姑,怎么招小继,怎么长,怎么短,一一供招。”包公又问:“如今尸首何存?”强氏又招:“现在井内。”包公标了朱签,着差毁锅开井,包公吩咐:“将男女带进收监,待本主拜本,申奏朝廷,自有发落。”

    再讲,人到了孙府门首,开门进去,叫了匠人将锅拆去,果见下面井一口。叫人下去,果真有尸首一个,颈有三股麻绳。

    差人回复包公,包公身穿吉服,到清风闸相验孙大理尸首。皮五爷同奶奶、张老太一众前来。可怜孝姑见父亲尸首在芦席上面,可怜抱尸痛哭昏晕过去。大理见孝姑是他亲人,七孔流血。

    包公吩咐皮五爷,速办尸棺盛殓要紧。于是包公相验已毕,坐轿回衙。皮五爷买棺盛殓,停放家中,请僧追荐。

    再讲包公吩咐书吏:“将大理家财查存入库,等本主详文一转,再行发落。”

    再讲皮五爷因包公代他伸了岳父之仇,恩重如山,造了祠堂,摆了香供,早晚焚香。

    再言包公将三案申奏朝廷,差官星夜进京,适值那日天子驾坐早朝,有黄门官捧本进去,接本官将本接了,天子展开一看,龙心大悦;“包卿很好。”遂将御笔亲标“剐”字。有接本官接至外面,仍交差官,星夜奔定远而来。

    再讲包公将前任定远张公参他一本,削职为民,亦在本内。

    天子一准,张公感念包公不提。

    包公那日无事,案卷翻看,看见黄癞子一案,包公想起二尸相验,未有亲人,俱毛、郎二人口称文理之子系黄姓收留,吩咐差人出去,将长寿子带来回话。不一刻工夫,克详已到。

    包公身穿吉服,到大堂开读圣旨,谢过圣恩。次日开坐大堂,将禁提牌标上,提那四名人犯。

    再言差人将黄癞子与长寿带到,包公看见长寿身才俊俏,就有怜念之心,将长寿子呼喝几声:“本主本待重处,念尔年轻,被人勾串,姑宽尔之罪。本主收将你父母尸骸,本主已相验明白,回来至求雨坛,要你滴血认亲。尔义父黄癞子要你侍奉终天,尔下去若不改过前非,本主知情,从重治罪。俟本主今日代你起名孙明,将你复姓归宗。”

    再言包公上轿,直奔求雨坛而来。全班执事,神鬼皆惊。

    先将男女尸首抬至芦席上,叫孙明滴血,果然滴将下去,透入骨殖。包公叫他收殓已毕,叩头谢恩。

    再言提牢吏将监牌一看,到了里面,一声恭喜,四名人犯都提到岳神堂内,绳索重捆。到了外面,将四名押到求雨坛,有破锣破鼓迎出来。

    再讲包公传了守备、游击、兵丁至教常可怜强氏今日用木驴骑着,三名男犯身背刑具,实实可惨。包公吩咐:“请皮五爷前来看斩!”五奶奶此刻亦要前来。

    再言包公身穿吉服,到了公座坐下,叫刑房书吏上来,写了四个招子,写:一名男犯孙小继,谋夺家财,占婶杀父,灭伦丧耻。

    一名女犯孙强氏,因奸害死亲夫。

    一名男犯郎风,吞占木客财帛,谋害人命。

    一名男犯毛顺卿,强奸烈妇,谋害人命。

    包公坐在上面,有阴阳生报道:“午时三刻。”刽子手取了招子上来,包公用朱笔一勾,有爱便宜的,拾去治疟疾,不知可灵与不灵?再叫刽子手上来,磕过头,取了小刀子一把,先将强氏问了一百二十块,共计尸骸推倒,后将孙小继、郎风、毛顺卿三个枭首示众,掩埋荒郊。

    再言皮五爷与奶奶坐轿回去。包公心中喜欢,坐轿回衙。

    那一天无事,心中想了,提起城隍庙之事,发了银子,差人修理,重新换了换幔,粉饰油漆,干干净净。完工之日,谒庙拈香,拜过神癨已毕,包公坐轿回衙。

    过了数日,他拜本进京覆旨。天子展本从头观看,满心大悦。着六部九卿议奏,升他官职。两边文武百官、六部九卿四科官启奏,该升龙图阁大学士之职。天子降旨,包公升任。

    再言皮五爷在家无事,心中欢悦。时光易过,不觉数年。

    皮五爷公子长成十岁,起名士浚耶日士俊生辰,办了酒席,请了胜友,将孙明亦请来吃酒看戏,富贵非常。

    后来皮五爷与五奶奶出心行善,凡遇穷人,周济柴米;遇了冬天,施粥无厌;遇了无力婚娶,他竭力帮持;冬泡姜汤,夏施凉茶;无力殖歹享,五爷出钱帮他施棺木,修桥补路,广积阴功。说五太太又要施沿路灯,遇庙坏即修;佛若无光,即妆金塑像。

    光阴迅速,不觉士俊长成十六岁。历年以来,请了先生在家教他读书,孙明亦在书馆。幸喜他二人情意相投,无分彼此,二位小学生心伶俐,过目不忘。今已年十六岁,学业大进。适逢开科取士,按临定远,士俊高高进了十三名生员,孙明取第五十名之下,后来逐渐高发。皮五爷老年欢悦,士俊娶了定远富户之女,孙明亦娶妻。所有花烛等件,俱系大理老爹家财。

    后来五爷、五太太寿活八十而终。张老太过至九十岁而死。

    皮奉山病终,吩咐士俊不可忘却遗言之命:“奉敬三宝,虔诚佛像,自有感应。”士俊见父归天之后,仍行善事。

    所有士俊后来事件多繁,不能荆此一部小说劝谕世人,有诗有证:孙公忠厚成神,氵㸒妇好奸废命。

    一门富贵安然,万事皆由天命。

    一劝人生不可强,强中必定有余殃。

    忍耐些须不要紧,一朝横报必参商。

    二劝为人不可痴,痴心留恋美姣姿。

    你恋他来他恋你,一朝反面悔后迟。

    二劝为人不可恶,富贵穷通各有无。

    先富后穷人多少,不可耻笑把他欺。

    四劝为人不可呆,莫把穷人当作呆。

    一朝神灵来护佑,富贵荣华一齐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