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曰:

    蠖屈终年始得伸,雕梁画柱一时新。

    须知财至非人力,冥漠之中自有神。

    话说皮五爷家来,商议说:“南门大街上,郑二老爹银号间壁有一处空房子,到后九进头,还有东厅井,还有空地一大块。”奶奶说:“房子要多少银子?”五爷说:“原价四千五百两,如今房子内有了妖怪了,据郑二老爹说,倒关了十二年了没得人住,跌了价钱了,只要二千两,还可以让些。”奶奶说:“房子倒也罢了,你明日同他谈谈去。”五爷说:“颇合我的式!”

    次日天明,五爷到郑二老爹一谈,两下一边让,一边添,讲定了八百五十两银子,择定三月十六日成交。彼时,五爷存下五十两银子押议。成交之日,兑银八百两,银房两交,各无话说。再讲五爷讲定,明日回来,将钥匙交了奶奶收起,坐在家中。约莫了小中时候,奶奶说:“五爷,如今房子已寻了,你我有一人倒忘记了。你快些请他来,报报他的恩!”五爷说:“奶奶,那一个?”奶奶说:“就是代我做媒的张妈妈,当初亏他照应一切,你去请他家来,报报他的恩,也是该的。”五爷说:“好,容易。我也有这个意思。奶奶,我当初讹他烧酒吃的,他还肯代我做媒。娶亲的时节,亦不觉到今日我弄了这么些银子。”再言五爷说:“我上街去买点东西回来,再请张老太去。”五爷买了二斤肉,十块豆腐,五个鸡蛋,一串子鱼酱,油,木瓜酒,生姜,葱,一齐买了下来,吩咐奶奶备中饭,现现成成。

    过了一刻工夫,五爷一直就奔张妈妈家来,见老太在块洗锅,预备弄中饭吃,五爷喊了:“老太!”老太回头看见五爷说:“五爷,今日什么风儿把你刮了来看看老妈妈子?五老爷,我听见人说你发了大呆的财了。五老爷,你坐坐,我叫人冲茶来与你吃!五老爷,你好气色耶!”五爷说:“太太,我不吃茶,我来请你老人家到我家吃碗便中饭。你女儿想你,看看你。

    还要问声老太,你女儿意思请你老人家到我家里同住,不知你老人家可肯去否?”“五老爷,不当人子花花,我老妈妈子何德何能,蒙五太爷、五太太如此抬举。”

    再言五奶奶在家内,先切了肉放在锅内,用作料烧好了,煎鱼弄豆腐,打蛋花汤,各样弄齐,用碗盛了盖起来。又淘米煮饭。饭好,五奶奶在块等了有两袋烟工夫。

    再言张老太喊了一声:“王二奶奶,我拜托你代我照应照应门户,我今日有人请我去吃中饭哩!”奶奶说:“那一个请你呢?”老太说:“我家干女婿请我,就是那讹人的皮五癞子,如今发了大财了,又寻了大呆的房子,还要请我过去住呢!”

    二奶奶想起丈夫,一阵心酸,放声大哭:“我家魍魉鬼就永世不得发财,为甚么我不嫁他的?”

    再言张老太锁了门,五爷前走一步家来。奶奶问老太,五爷说:“就来!”不多一刻工夫,张老太前来,推开芦芭门,见了五奶奶,奶奶看见老太,叫了一声:“亲亲滴滴的娘呀!

    你可晓得你家女婿寻了房子,预备请你同住!”于是,奶奶摆下中饭,请老太上坐,五爷对坐,姑娘横头。老太说:“五爷,不弄点酒吃吃吗?”姑娘说:“娘呀,你家女婿如今不吃酒了。”“咳!你看么,那块看人去!如今连酒都不去吃了,正所谓败子回头金不换,如今这么干了!”

    三人饭毕,姑娘说:“娘呀!你同你家女婿看看房子去!”

    五奶奶将钥匙递与五爷,他二人到了南门大街。已到房子门口,五爷开了锁,进去一看,青草长了多深。老太说:“一定要出妖怪!”又走了厅上,到后头一看,好一个大空院子!

    “姑老爷,起些瓦房,要是起了草房,恐怕走水要带累人家里!”老太同五爷一进进出来,关了门,锁起来家。老太坐了一会告辞,动身家去。姑娘说:“娘呀,房子收拾完了,叫你家女婿来接你!”再言五爷到了三月十六日成了交,他到瓦匠营叫了师父前

    来,吩咐粉饰油漆,一共讲定四百两银子,一应相全,择了二十六日动工。

    再言五爷将银子付清师父,无事他到新房内,看看收拾油漆一个月,干干净净。他又办了一桌酒,谢谢师父们,各人又有喜钱,众人喜欢。

    再言五爷同奶奶谈心,要买家伙,铜器、银器、木器各色齐全。又代奶奶打了一付时样钗环首饰,又叫成衣代奶奶做了春夏秋冬四季衣裳,自己又添若干衣服,又打了一付对联框。

    到了四月初十日,到炮炸店买了旺鞭一万,又买地雷一本万利,各样火药,又请了观音大士家神,买米、上柴、挑炭,又买了万年青吉祥草,上用旗杆斗两个,一个上写着“陡发万金”,一个上写着“诸事如意。”到了搬家头一天,买了糕馒,又买了肝肠一付,取长长利市;又买了鱼,取富贵有余;又买了豆腐,取豆腐豆腐,红札梗红。杏仁,莲子,准备倒茶茶杯用。

    一切零星东西买办齐整,交与奶奶收起,到了外面,又喊了人家来搬东西,搬了数日。潘二老爹把小喜子荐过来,与五老爹用。

    再言五爷到了新房子,打扫干净清楚。再言老太把家内东西收拾完全,又奔了些门楼内太太小姐处辞辞,说他家女婿请他家去住了,皮五癞子如此发财话,各家细说一遍,不提。到了在城脚根五老爷家,一同到新房子去忙到了十八日,忙完,老太动用的东西,另有交代。

    再言五爷到四岔路口,喊了轿子,把奶奶、太太抬到新房,每人手内拿了宫香,太平钱。

    再言五爷称了二两银子与倪三,赔他锅灶;又把徐四爷请来,称了六两银与他算房钱,又把房子交代徐四。

    再言此刻五爷进了新房,看见大厅上火盆旺旺的。到了后面,拜过家神、灶君、土地、马盖大将军,然后焚化元宝。一切无事,他叫小喜子到对门郑二老爷家借个钉耙来,准备明日空地下挖挖砖头,铺铺地下。

    再言一天将晚,掌上银盌,摆下酒,有夫妻、老太三人吃酒谈心,欢喜非常。五爷又到外边拴好大门,复又入席。

    约有二更以外,刮了三阵大风,从天井外一个红球直奔五爷,三人一唬,唬得屁滚尿流,连话都说不出来。不知火球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