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曰:

    小本营生走街头,看着檐前夕阳收。

    可恨时运全无继,从此今朝一日休。

    话说皮奉山睡在床上,忽然惊醒,爬起来看见五娘站在面前,满眼泪痕,开言叫声:“五奶奶,你昨日在那一块去,冻得这模样?冰冷的何苦来呀!”五娘开言,叫:“五爷呀!你昨日晚上吃得大醉回来,你一时龙性发作起来,把我贬下冷宫去的呀!”五爷说:“奶奶,你想想瞧,我麻雀子头上有多大的脑子哩!胡言乱语,我吃饭的家伙要被你请下来,看看食嗓哩!”五爷说:“从今后要禁言。”奶奶说:“我被贬下冷宫里,想再生无益,欲寻自荆奔到前面树上,正要寻死上吊,被我爹爹灵魂救了我下来,引着我到孙小继家借贷些须,说挨过残冬,明年要交好运,夫荣妻贵了。”五爷听了奶奶之言,周身寒毛根根直竖,叫声:“奶奶,你晓得,老爹虽然做鬼,灵得很耶!我被他一卡,卡得我上不得上,下不得下,说:我儿被你揉挫,下次若再欺他,我就不得过门了。我被他一唬醒了,惊出了一身冷汗。”说:“奶奶,如今你有了银子,把我去做生意罢!”五奶奶叫他掉过脸去,取了一两多重银子与他。

    谁知五爷将银子拿去,仍奔王二家赌去,输得干干净净回来。

    他家来,到半路想了一派胡言,回来诈银子。到了家中,看见奶奶、揪住头发一索,索了一个斤斗,叫了一声:“奶奶,不妨你看那一个,望我说明白。你悄悄的,人不知鬼不觉,瞒着人嫁去!若是零零的嫁,我是不依的!脸要丢我的,不是好说话!你不妨你此刻同那一个通奸?你说!”奶奶一听,“五爷暂息雷霆之怒,权罢虎狼之威!你的妻子虽是公门之女,颇晓三从四德。你今说此混话,从何而来的?”“罢呀,若不是看上人,你那白晃晃的银子是那一块来的?不妨你说,那一个是色胆包身了,也不访访我五爷爷可好惹的?”于是二人斗口。

    奶奶说:“五爷,早上你妻子已告诉你的耶!是爹爹引我到小继家去的耶!你若不信,前面大树上你看看去!”于是五爷出门,奔东门城脚根,顺着城找去,果然见树上挂着一条汗巾。

    他回心一想,妻子之言一些不差;老爹之言,一些不错。他回到家中叹息了一会,复又到外边,叫了声:“倪老三!连日生意可好?卖菜可有利钱?”倪三说:“也罢了!”“我要明日做生意,你可把篮子借与我用用吧!”倪三说:“我明日要做生意,如何能个借与你?”“不妨呀!大家用用。”倪三不肯,他就用强。倪三没奈何,五爷将篮拿了家来说:“奶奶,同你借本钱做生意。”奶奶见五爷做生意,倒也欢喜。奶奶随即与他几钱银子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五爷直奔城外菜园,讲定一百二十文一担,发了一担菜钱,倒把青菜挑了那一担,可怜南街喊到北街,并无一人买他的。此刻太阳到挫了西了,没得人买,他无法可施,一走走到一条深巷内,喊了一声:“卖菜!”独独有一位奶奶喊了声:“买菜呀!”皮五癞子一直挑了进来,说:“奶奶,一十文一百个一斤。”说了半会,奶奶不懂。五爷将菜倒下来了,说:“把钱吧,随你!”奶奶说:“菜我要不了。”还在块捡那一棵,这一棵。五爷暴跳如雷:“不把钱我么?”奶奶说:“我要不了!”五爷说:“讲明白了,八百文。”奶奶说:“放你娘的屁!”两下大闹,旁边邻居出来做拦停,把奶奶银镯一只,当了大钱八百文与他。众人开言:“奶奶,他是皮五癞子,你为何要买他的菜?”奶奶大气,说:“舍他钱买年食吃罢!”

    再言皮五癞子带了钱,奔王二家,输得干干净净,连篮子作二百文都输去了。王二他要这担篮子无用,取了草标,摆在门口卖。适值倪三没做生意,看见了,家去,望五奶奶细说情由。奶奶把钱倪三赎篮。

    再言五奶奶气出一场大病来,多蒙张妈前来照应。到了腊月二十边,五奶奶、五爷如今家中连柴米全无,怎么过?五爷呀长叹一声。五爷又叫:“奶奶,有银子把点,我上街买柴桑籴米。”奶奶无奈,仍有一块银子把与五爷。五爷到了街,上钱店内一称,称有一两一钱三分,随即叫店家:“代我包起来,要红纸包,代我写大发财三字!”他又叫打开来,包起来,如此数次,拿到家交与奶奶,说明年好做本。五爷又复到街上,讹了些豆腐边、香油等家来,庖厨吃毕饭,没有别法,仍去小赌。

    那一天,快到送灶日期了,奶奶说:“五爷,快过年了。”

    五爷说:“提起过年,我倒有一番心事了。奶奶,你老实些,那一家过年过得好,过得热闹,你跟他家去过年罢!你早些离了穷窝,你过好日子去罢!”奶奶说:“五爷,你说那里话!

    我生是皮家人,死是皮家鬼。五爷你好狠心,叫我可往那里去!”

    “奶奶,你说的话金石良言!我要是个人,你望我说就好了。

    我见同鬼间了壁!”五奶奶又说了闲话,五爷到外面找人,弄了些烧酒喝。到了王二家,看人在块赌钱。到了三更天,人静了,没人走路,五爷才家来安歇。

    到了二十三日,家中一切俱无。到了下午时候,看见人家买东西热闹,五爷又找了一个朋友,喝了四两酒,悠悠在肚内盖起来。远远走到了一个米店门口,他用手一抄,说:“看看米样!”说:“你可赊几升糯米与我,写账罢了,明春加利奉还。”米店无奈,把糯米量了五升与他。他又要了些米糟料豆。

    正走之间,远远来了一个卖灶糖的。五爷问:“你这灶糖卖多少钱?”卖糖人说:“十伙。”五爷一听,扭过扶领,抬拳就打:“我与你做买卖,为何叫我‘失火’?”街上人做好做歹,将灶糖送与五爷。五爷携了灶糖等件,直奔自家来,告诉奶奶,奶奶心中大喜。奶奶说:“丈夫好了,如今是败子回头金不换!”

    到了晚上,煮好灶饭,奶奶请五爷拜上灶君。五爷说:“如今灶君没处走。”喊了一声:“倪三,你家灶君请让让,好让我家灶君先走!”不知让不让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