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曰:

    云淡淡天边鸾风,水沉沉被底鸳鸯。

    写成今世不休书,结下来生欢喜带。

    话说孙小继一时之错,一念之差,误中机谋,堕入烟花,费了若干钱钞,又累父亲还银。小继被妈儿一番言语,忽然醒悟,此时才晓得被人暗算。没奈何,忍气吞声不敢向人言。再言家内老妈告假回去,小继拴门,复进堂屋,姑娘说:“哥哥,早晚千祈将当还我要紧。”姑娘进房。

    再言小夥回来敲门,小继忙走问道:“此刻门口可有侉子在块?”小夥回言:“侉子正里怯法!”急忙拴上大门,紧三步到了堂屋东中间坐下。在内听见,侉子骂了一声:“孙小继,没脸面东西!王八羔子,不把钱还我,等着你就是一刀子。”

    小继听见,唬得一身冷汗,喊了一声孝妹妹,不曾答应,知道孝姑中饭后睡午觉睡着了。大爷悄悄走到奶奶房门口,把门帘一掀。奶奶此刻躺在凉榻上问:“是那一个?”小继回言:“是我。”奶奶说:“小继,此刻不在衙门办事,你老子还不曾家来,你家来做甚么事的?”“奶奶,我今日回来同奶奶商议一件小事。”奶奶说:“小继,你与我商议甚么事?”奶奶躺在榻子上,穿了一件五色绸裤,大红倩花腰巾,白凤机小褂,斜睡在块。足穿一双杨妃色镶鞋,膀上戴一付金手镯,手上戴了一付干子洋指玉戒指,一手靠枕,一手靠胸说:“小继,你同我商议甚么事?”小继说:“奶奶,我同奶奶借几两银子偿还人。”奶奶说:“小继,你进来,我问你因甚么事拉下债来?

    上回你老子代你还过一回,共计数百金,怎么今日又有了债?

    小继,你好好的明白对我讲实话,我就借把你三十五十、一百二百;若有一字虚言,休想借我银子!”小继听见说:“奶奶,我有个朋友,我要帮助他的。”奶奶说:“小继,你不要瞒我!

    我听见你家老子说,你在一个院内开心,迷恋烟花,说的一个陪你吃酒,一个坐在你怀里亲嘴,吃皮杯,百般开心。小继,你到了那块地方开心去?我问你可是真的?”小继说:“奶奶,我不好在你老人家面前说。”奶奶道:“不妨!家内无人,有何不可说?不妨!你只管说,怎么拉下债来,怎么用法,怎么在院内同二姑娘玩耍的?我同你是娘儿两个,有不好说话的,尽可告诉我。”小继说:“奶奶,我那一日在司房低着头写文卷,不知外面来了一个人,把指头一竖,说:‘有一位二姑娘带了信,你去走走。’我那时不知,心内糊涂,就约了那人到院内去了。见了二姑娘,不晓得怎么云里雾里一般。”奶奶说:“甚么云里雾里?”小继说:“我见二姑娘生得丁伶百巧,百般风流,亦说他不荆见了面,装水烟,倒茶,吃桌盒。”奶奶说:“吃桌盒又怎么样?”“桌盒吃过,就叫摆中饭,饭毕净手吃茶。”吃茶之后又怎么样怎么样玩,又怎么样玩到晚,吃酒猜拳行令,行令后怎么样怎么样进房,进房又怎么样拴房门,拴房门又怎么样二人就脱衣裳,脱衣裳又怎么样上床,床上又怎么样盖被,盖被又怎么样睡觉,睡觉又怎么样,小继说:“奶奶,我不能说了!”奶奶说:“不妨!说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小继被逼不过,只得说:“玩耍怎么,玩耍怎么,玩耍不过风流乐事。奶奶你还不晓得么?”奶奶此时欲火交加,忍耐不下。当时奶奶初婚时节,以致朝欢暮乐不舍的,如今是二婚,嫁了大理老爹,不过略尽夫妻之情。奈大理年已五旬之外,精力有限,不遂奶奶之心,所以奶奶终日抱怨。不期那日老爹将小继继螟蛉之时,奶奶已存下三分意思。适值小继此时前来借贷,况男女都已二十外之人。小继固然有心,奈老爹面上不敢放肆。奶奶此时已顾不得母子名分,纲常全无,遂把小继面前裤子一拉,那话跃然而起,挺竖坚硬异长。奶奶看见,更觉合式,氵㸒心荡漾。二人脱衣解带,奶奶仰卧榻上,小继反复举其二足,将**送入pin户。初时涩滞,次后**浸出,稍沾滑落,出入有声。其柄至根,直抵花心,约有二三百回,一泄而止。

    奶奶畅美之至,心满意足。奶奶靸了花鞋,又系裤子,开柜取出了五十两递与小继。小继出房门到堂屋,望奶奶说:“关门!”

    奶奶穿好衣裳,出来拴了大门。此时孝姑仍在房内,未曾出来,亦不知他二人干此无天大事。小继此刻取了银子,上街还了侉子,又把零星碎账还了一半。大爷奔公廨办事不提。再言众同事望老爹说:“令侄好了,长进了,不在外头玩了。”老爹说:“诸位!如今不必提他了,是我命苦,由他去罢!”不提。

    此时正当秋令,那一天老爹在司房办钱粮之事,忙忙不了。

    小继从外面来家,寂寂溜在奶奶房中。奶奶正坐在净桶,看见小继前来,叫他拴上房门,两人搂抱着亲嘴咂舌,一面解褪衣裤上床,双凫飞肩,灵根半入,不胜绸缪。厨下老妈烧火,姑娘炒豆芽子。姑娘耳尖,听见房内卿卿哝哝说话,姑娘认做老爹回来了,悄悄走到窗风下,用唾沫舔破纸窗一看,不看犹可,看见了他二人在床上发抖。姑娘不懂,诧异,悄悄喊了:“妈妈你来看看,不知娘同哥哥怎样,二人在床上只是抖,我不懂是何症疾。”此时老妈听见,悄悄前来一看,叫了一声:“姑娘!家门不幸了!不好了!老爹为人一世,忠厚至诚,如今到了这个地位,丢了老爹脸面,叫老爹怎么做人?娶了这个氵㸒妇,道代老爹加了级了,绿头巾与他戴戴。小继,你这天杀的,没良心的禽兽,老爹待你何等恩情?你此时畜生恩将仇报了!”

    老妈又骂了一声:“该死的畜生!你自己想想看,当日觅食到此,亏了老爹收留,今日做此丧良心之事,日后看你好日子过哩!待我有一日告诉老爹,拿一把刀把你两个人头割下,那时方出我气!”

    姑娘听见了此言,此时心中明白,回房暗掉泪不提。再言小继与奶奶一度之后,即出去了。不觉光阴易过,到了十数日外,回来望奶奶说:“连日家里妈妈看见我,畜生长畜生短,同我做对,难道妈妈有些晓得了?奶奶,我原说做不得的!”

    奶奶说:“小继放心,我告诉你家鬼老子,一定打发他。你听着信,试试奶奶的手段看!”

    不提大爷出门去了,再言老爹晚上回来,吃了晚饭,早些安歇。进房拴了房门,老爹同奶奶上床。老爹今日又汰化了奶奶一次。奶奶说:“老爹!家里老妈又会偷米,又会偷油,我那一天走到了他房里一看,床底下一缸子米,一瓶油。”老爹听了,怒从心起:“明早一定打发他!奶奶,我每日在外,不知道家里事。”奶奶叫:“老爹!你打发他好好的,同他说,切不可唱扬要紧,恐媒人不肯代他寻下家生意。再者,媒人又有碍。”老爹说:“晓得。”天才一亮,起来穿了衣服,就开了房门,叫小继烧水净面,又吃了早茶,老爹气得过不得。过了半日,吩咐人弄饭吃,吃过之后,叫老妈到了客厅内坐了,取一面算盘,又取了历年经摺子一看,用手一拨,算了清楚,老妈该老爹工三十七天半。老妈说:“老爹,你打发我怎的?

    我又不犯法!”老爹说:“妈妈,你怎么,我一不在家,你做出事来了,你还不明白?”彼此两下皆系暗话。妈妈说:“我也明白了,是我嘴不好,招人怪了!”妈妈说:“就是老爹早晚要小心些,保重些,要明白些!”于是妈妈出来,到了姑娘房中:“姑娘!今日老爹打发我,我也不便说了。再者,姑娘你依我说话,千祈切不可搭在这个盘子里!你要紧,此刻老爹糊涂,不知日后怎的你。我是舍不得你,姑娘,啊呀!”妈妈又到奶奶处:“奶奶,我去了。”奶奶说:“妈妈,你先出去等一等,老爹气平一平,妈妈你再来。”妈妈说:“奶奶,我嘴直,招人怪,我还来寻魂,你老爹是一个昏君!”不谈妈妈去后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