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曰:

    世间妖物为人弃,却与孙公续断弦。

    早识危亡留后日,诲教成长恶姻缘。

    话说孙大理见旁边邻居成双作对,他看见巷内有两位奶奶谈心。叫了一声:“妹子呀!我倒有好些时不看见你了。”叫了一声:“姐姐!我是去年有了喜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晓得,少礼,少礼!你瞒着我们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“我是去年腊月初八日生产的,怪道叫个腊狗子呢!”

    “妹妹,妹夫待你可好么?”

    “好得很呢!他见我动了气,不是倒茶,就是装烟,还要时刻汰化我,生怕我气出病来,还要代我捶捶扭扭,百般殷勤。

    晚上还要我先睡,代我把衣裳盖得好好的,被内还要汰化。他因为我身子虚弱,气不得的,恐有点差迟,大为不便,所以每日总要汰化我笑起来才罢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,你修了来的,夫妻就这么好,是前生福气。我家这一个该杀的,他就不死!一天烧酒吃到晚,醉熏熏的,就像死人一般,连推都推不醒。他天天在外吃酒,赌钱,还想他被内恩情!连我穿的衣服首饰,一齐都当完了,叫我连娘家都去不得了。一个该死剥皮的、砍万刀的,早早死了,让我好另寻头路。我修的来世嫁个好丈夫!”

    不讲二姐叙谈,再言孙大理听了此言,他到了司房,与众同事商议:“我到好笑,诸位听着,我旁边有一邻居,他欲意代我做媒。”众人回言说:“太翁,你心中要是不要?”大理说:“我本不该娶,奈因家下无人照管,只有小女一人,又怕后娶不贤,反有笑话。”众人回言:“续弦继配,此是正礼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如此,我又不要人品好丑,只要可以当家撑持门户,照管小女就是了。”适值内里有一位小伙计说:“老爹!该因了千里姻缘是线牵,我代老爹为媒吧!”

    小伙代孙大理说媒去。先到得胜居茶馆吃茶,靠栏杆头条凳上坐下,泡了一壶干烘茶。小伙计开口说:城内有一位乡宦老爷,姓潘,当日在广东做过南雄县的,娶了一位姨奶奶,他家姓强,买到了任上,同老爷好得很,行双双,坐双双。老爷一口茶喝过去,又递过来,自己喝一口,与老爷喝一口。坐了一张杌子,姨娘一定找了与老爷坐下。强氏年轻,风花雪月无日。不要说潘老爷年纪又高了些,觉得精神有限,何能当得艳妾每日如此!抵当不住,渐渐得了病,不上半年,把老爷弄吊了!大太太动了气,叫:“人来!把强氏这一个骚母,快些着人叫船,去把强氏一房一屋的都搬了去,早些让他回娘家去。”

    强氏听见,叫了一声:“太太!我舍不得太太,况老爷平日待我甚好,我又丢不下太太。况我家那没良心的父母,又要把我卖了别处去呢!太太开了恩,我情愿跟随太太一世!”太太大怒,动了气,说:“我喜欢你的很!把我活活的老爷,被你天天妖媚迷人,氵㸒声浪语,把老爷弄死了,我如同切骨之恨!”

    强氏说:“是老爷寿限,如何怪得是我弄死的?我而今情愿削发修行,伏侍太太。”那太太如何肯听妖言,即刻吩咐家人:“押着强氏,立意动身,不得迟留!”那强氏如何肯去,又说出许多瓜甜蜜饯的话来,皆是一派孤名刁语。

    那两个家人奉太太之命,押令出门,将强氏带出,暂寄住人家,二人且向街上得胜居吃茶,他二人说:“姨娘打发出来,又要代他叫船,还要送他回去!”不期小伙计已在快吃茶,说:“二位兄,你府上当真将姨娘打发出来了么?”二人说:“真的!”小伙计在他二人耳朵内低低说道:“今有孙老爹,是我衙门里一位贴写书吏,年纪相仿,二位何不代他成全吧!二位原奉太太之命,将他领出,不拘甚人可配就罢。”

    二位想了半天,彼此乐得成全这事,一者又省了事,二者还可以生财之道。主意已定,小伙计说:“二位可过去当面会会谈谈,况此时这个孙老爹,与众不同,除了县主,就数着他是一个竖得起来,会办事的。”二位回去。小伙计同孙老爹会过茶钱各散,老爹仍奔司房。

    再讲潘府两个家人,回去见太太,备说此事。太太说:“你二人明日回他信,既是本地坊县主太爷的书吏,而且为人古道,我连这骚母身价银子概不要也,算我积德一常看是明日,就要到他家去罢,我以了此一条肠子,怕他丢了你老爷的脸,从此两无相干。”

    孙大理回家,与孝姑晚饭后叙谈:“今早出门,到了司房,有人代你爹做媒,约了明日早上说话。我的儿呀!为父的回来与你说一声,明日好同媒人会说。”孝姑说:“爹爹!此事正礼,况家内无人掌管,你的女儿年纪又轻,何能撑持门户?”

    一一说了半会,父女各闭房门安寝。

    再说姑娘闭了房门,将灯移至桌边,不禁一阵心酸,低低痛哭:“我的亲娘呀!你把你女儿丢下,年纪又轻,孤苦伶伶,又无弟兄照管。不知我的亲娘得了这个时症,一病不起,呜呼哀哉!今日爹爹说,明日要续弦,继母不知为人如何?不知可贤与不贤?你的苦命的女儿,要望亲娘阴灵保佑,娶得一位贤德继娘才好。”他暗暗数说,已至三更,吹灯上床。

    孙大理次日起来,到衙门约了小伙计,仍在得胜居等候潘府管家前来回话。不多一刻,二位前来,彼此相叫。二位将太太之言说了一番,孙大理老爹依允,晚间抬人。彼时会了茶钱,孙大理说:“二位改日奉请!”大凡公门中人,皆好便宜,听见白送的一个美人与他,谁知便宜是个吃亏的后门,到后来,连命都丧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孙大理欢天喜地直奔家中,与姑娘说过,准备晚间洞房花烛,老爹就忙了一个够。他又到成衣铺内,买了时样新鲜衣服,带回家来。此刻大理忙乱不了,随即又叫了厨子,备办四桌七盏十六碟,两样点心,又央了人来家悬红结彩,又请了同事中小帮忙家来,代他写写请帖,通知各房人等。众人闻听孙老爹今日续弦,大众前来道喜,吃他喜酒。再言老爹出去买了香烛元宝,他又到混堂洗了个澡回来,到晚打扮做新人,忙忙不了。

    又称了一百今封子,又买了二百安息香,诸事停当。

    再讲强氏大娘伏到潘宅内去,到了太太跟前,拜了四拜,回身又到老爷灵前拜了四拜,未免有那猫儿哭鼠哼了两哼。到了外面,叫了人将他零星物件一卷精光。叫了一乘小轿,抬到百子观音庵内。原来俗语:“借娶不借嫁。”强氏大娘轿子到了百子观音庵内,下了轿,开发了轿钱,轿夫去了。奶奶走进去,到了后面,见了三师父,闲谈了一会,摆出饭来吃过。将至傍晚,复又梳洗打扮,去做新人。他又称了四两香仪,送了三师父。出家的靠了嫁寡妇这节,是他们抄头,不过吃了他两餐饭,略做了一做,得他四两香仪。

    强氏大娘打扮齐楚,约莫有定更之后,大理喊了轿子一乘,到百子观音庵,将强氏抬了回来。轿子刚才歇下,孝姑娘将轿帘一起,叫了一声:“滴滴亲亲的娘呀!”孝姑虽然年轻,礼数周到,不过暖暖父亲心,二者以让众朋友听得如此,显得他为人的意思。谁知强氏听了有人叫他娘,他便下轿,抬头看了姑娘一眼,口中哼也不哼,似乎假装朦胧,一言不发。不知姑娘把今日事就存在心里,也不开口。随了强氏进房,自有老妈伺候。大理将满堂香炷点起,敬家神,祀祖先,又到了汤氏奶奶灵前叩了个头,又化了包子,然后进房。强氏抬头看见了大理,暗暗叹了一口气:“我道是个甚么孙相公,原来这么大年纪老相公!”恨了一声,说道:“这个鬼骚拇养的,叫我是上不上,下不下,我又没有抱了他的娃子下井,何苦坑我,是个甚么意思?”奶奶自己抱怨。

    再讲孙老爹出来,到了客座,叫人摆酒。众人恭喜老翁,说:“今日娶了这么一位标标致致的夫人,我们是要替老翁发辉发辉,而且要喜香喜果。”孙老爹亦尽主人之道,百般周全。

    众人道:“我们今日要吃到三更,还要代老翁送房。我等还要行令猜拳。”未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