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平以前不久,各报突刊一《中央社》电讯:谓沪上影业巨头张善琨,潜赴内地,卒被执于屯溪,生死莫明云云。惟据传闻,张善琨已遭斧劈毙命,未知真假?其被扣之经过,则某君北来,道之綦详。
  张善琨之在影界,初尚无其后来之地位,惟以一部连台“火烧红莲寺”彩头戏,在“共舞台”大卖洋钿后,遂奠定其日后新华电影公司之基础。战起,影人纷赴内地,张遂以天时、地利之便,得天独厚,加之野心勃勃,积心苦虑已非一朝一日,遂成其影坛霸业。日寇势力进入海上后,且以胶片资材多方挟持,张为保全实力计,益为其“一元化”之利禄心所趋使,排斥异己,乃接受日伪资金,终乃为虎作翼,连为敌伪计划各种“亲善”毒化之影片,如“万世流芳”、“春江遗恨”、“回头是岸”等片,不一而足,其后来下场如此,自取灭亡,盖自取也。
  太平洋大战以后,日寇大势已去,张乃又顿起其投机观念,乃携其第三妾童月娟,潜赴内地,道经皖南之屯溪,盖其企图以投机手段,化祸行于无事也。张之潜赴内地,且携有大量“拷贝”焉,以内地国片缺乏乃又有一笔大财可发也。及抵皖,公然下榻于屯溪之最高贵旅馆——屯溪招待所。当地人仕知之,大为愤慨,二十三日之《中央日报》,并加以攻击,要求当局法办。一日张且携眷游黄山,举止阔绰,依然保持其上海“大亨”作风。时为皖南行署主任张宗良查知,翌晨遂令黄山警察局扣留,二十四日下午四时,由特务队解往屯溪,鞫审后,转押送江西长官部法办。此一代影业“大亨”遂落法网,闻张已庾毙,不知道听途说,有无真假。或系传闻之误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