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华北日报》载:丧心病狂,为虎作伥为日伪作特务工作之主脑份子袁规,终被捕获,此丧尽天良之伪特务分子,自和平后,即携带数千万元巨款,及若干枪只,拟投某处,卒被押解来平……。
  袁规的是“伪特”的主脑份子,八年以来,赫赫威名,不但为虎作伥,其人更手黑心黑,爱国同胞遭彼毒手酷刑者,不知凡几?
  袁规该杀,其得意的杰作,如威逼酷刑拿同胞来残害,施其恶魔手段之外,还有过不少幕他认为得意的把戏,——夜审白玉霜就是其中的一幕好戏。
  几年以前,北平发生过一个“伪新民报”编辑局长吴菊痴被击毙的案子,吴菊痴死,却牵连了白玉霜。
  原来唱蹦蹦戏——评戏——的女伶白玉霜,再度到平之后,为了要同新闻界联联欢,这天在前外同和轩宴客。就在宴客当晚席散以后,吴菊痴走到琉璃厂土地祠的地方,被打死了。当时伪警宪份子,认为白玉霜是其中的一个主角。当时抓将进去。
  那时袁规还正在做伪北平警察局特务科股长兼代科长,看他抖擞威风,要对这一个可怜的女艺人使使威风。
  夜里,伪特务科的灯光明亮,他要亲自“升堂理事”,左右早在一边伺候。如临大敌。
  “带白玉霜!”一个肥胖的中年女人,战战兢兢地被两个如狼似虎的公差,带进屋内。
  她往上一抬头,上面坐的“官老爷”她认得是从前的“袁股长”。
  几句话问过之后,她说:“没有什幺说的,还得求股长您呐多维持!”这句话又像在抹稀泥,又像在撒娇。但是又谁知这位已然发表“科长”的“股长”,却正恼的是“股长”这两个字!——已然当了科长还不理会得?
  把脸板得铁青。
  嘿,这幸亏是我这股长,要是我们科长还不毙了你!牙一咬,一声用刑,吧的一捆铁练丢在地下,可怜,做惯了戏的白玉霜,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下,她那见过这种阵势?竟自昏死过去。
  他冷笑了几声,吩咐搭了下去。
  三小时以内,他完成了一幕夜审,两个人抬下去,却没有“气息”了。
  这是他认为得意的“夜审白玉霜”那幕。事后,白玉霜惊吓失魂的病了半年,就为他这一声“用刑”!
  如今冤怨相报,不知这位恶魔,他闭上眼睛,曾看见了白玉霜的鬼魂无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