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人拿“华北”的汉奸三大王,比做科名里的状元,榜眼,探花;状元是王克敏,榜眼是王揖唐,探花是王荫泰,这个比喻,比得再恰当无比。
  单表其中的“王三公子”,一派利禄薰心,原有一本算不清的糊涂账。据说他从前在就任“伪临时政府”执政的以前,应该北京饭店的“店饭钱”就有廿多万,到他正式就任“伪委员长”的时候,这笔账才算还清。
  王克敏,外号王瞎子,他颇自知其瞎,所以有时瞎得糊涂。他这个王三公子,却不似玉堂春里边的王金龙那般挥金似土,一住院就花了三万六千,他的啬吝成性,有时吝啬得让人难以为情。
  伪政会中,有科长以上阶级办公人员的三轮车十多辆,日子久了,自然需要换一换车带。几个伪科长上签呈给当时的伪长官王荫泰,王批下照准;凭着伪政会的势力,每付只不过才花了六千元联钞(按照当时的市价即须一万数千元)买进,这个签呈,却被送签呈的人给夹到呈“公事”的“公事”里了,王克敏看见,即表不悦,以当时物之所值,(王与市况隔离)似嫌太昂,于是批曰:“一付车带,能值几许?孟群(按:王逆荫泰字)此呈,不实不尽!”此后王惶恐不已,欲加申述,则王已痛斥“不实不尽”之语,不敢分辩,无何,唯唯退下,事后王乃逢人即云:“孟群许多地方,实乃不实不尽!”其老迈昏愦有如是者。
  又某伪吏夙与王不和,然以徒仗日人势力,王亦无可如何,某背后亦大骂王瞎子,某日,某适上一签呈,呈至王处,王乃批曰:
  “你说我瞎,我就瞎,瞎人瞎话办瞎事,不准,不准!”以王身历“伪长”,刚愎如是,伪组织之为伪组织,沐猴而冠,其是谓欤。
  又王体力不支,素打补针,针曰“盖世维雄”,“华北”之流行注射此针,即自王始。西药业者,乃以维他命B、G,加以德国制“荷尔萌”改造,遂成“盖世维雄”,以之应世,获利巨万,然则王于此道则一针万金,不加吝惜。
  又王以筹日本华北军费为名,与日寇喜多诚一,包运烟土,事露,被华中日海军扣留,乃有喜多撤职处分!而王卒向东京献金数千万了事!当时北平积压黑货过多,一跌万丈!某日东车站之行李房中,发现贴有“大日本宪兵队司令部”封条运往上海之“军用”大铁箱十二个,启视,则累累皆鸦片成件货色,事主匿而不出,货亦不复再有下落,凡此种种皆王逆之流所为。所谓巨奸大恶,其罪端固难道其万一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