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逆柏生自称是条“硬汉”,其实他在仓皇出走,演出了那幕喜剧性的逃亡的时候,他的硬线条作风,早不知那里去了?文化汉奸,原假天下若干美名以点缀掩饰其罪恶?其结果又自如何?
  汪逆的猢狲之中,林逆是最走红的一个。当汪逆在日逝世,消息传到南京以后,他骨如丧考妣似的那幺跳脚恸哭一场,因此打动老太婆——陈璧君——的怜心,向陈逆说项,而有他日后作伪安徽省长的一席。
  到任不久,就因了属下的营私舞弊,遭到当地人民的反对,更因了他的贪污有据,造成了无吏不贪!剥削民膏,至于极点。
  当日皇宣布投降的广播传出来的那天,林逆正在蚌埠。他知事不祥,靠山已倒,仓皇之间,携了几千万元的“关金”,乘着那天朦胧的月夜,暗自溜到白门——南京,以观动静,打听消息,也好准备。
  身为大员,匆匆逃走,伪府事宜,一概交“秘书长”代理,秘书长自知无法,只好每天躲在家里,一直到国军进入蚌埠以后,头一名落网的奸逆,就是伪秘书长——范谔。
  这一回,有分教:
  “林柏生月下走白门!”
  当汉奸的末路,原即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