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百零八个首领,头一个唤名做呼保义宋江,其次便是玉麒麟卢俊义、智多星吴用、入云龙公孙胜、豹子头林冲、大刀关胜、小李广花荣、霹雳火秦明、双鞭呼延灼、美髯公朱仝、扑天雕李应、小旋风柴进、花和尚鲁智深、行者武松、双枪将董平、没羽箭张清、青面兽杨志、金枪将徐宁、急先锋索超、赤发鬼刘唐、黑旋风李逵、神行太保戴宗、九纹龙史进、没遮拦穆弘、插翅虎雷横、混江龙李俊、短命二郎阮小二、浪里白条张顺、立地太岁阮小五、船火儿张横、活阎罗阮小七、病关索杨雄、拼命三郎石秀、两头蛇解珍、双尾蝎解宝、浪子燕青、神机军师朱武、镇三山黄信、病尉迟孙立、丑郡马宣赞、百胜将韩滔、天目将彭玘、圣水将单廷珪、神火将军魏定国、圣手书生萧让、铁面孔目裴宣、摩云金翅欧鹏、火眼狻猊邓飞、紫髯伯皇甫端、锦毛虎燕顺、锦豹子杨林、轰天雷凌振、神算子蒋敬、小温侯吕方、赛仁贵郭盛、神医安道全、矮脚虎王英、一丈青扈三娘、丧门神鲍旭、混世魔王樊瑞、毛头星孔明、独火星孔亮、八臂哪吒项充、白面郎君郑天寿、飞天大圣李衮、玉臂匠金大坚、铁笛仙马麟、出洞蛟童威、翻江蜃童猛、玉幡竿孟康、通臂猿侯健、跳涧虎陈达、铁扇子宋清、铁叫子乐和、花项虎龚旺、白花蛇杨春、九尾龟陶宗旺、中箭虎丁得孙、云里金刚宋万、小遮拦穆春、操刀鬼曹正、摸着天杜迁、病大虫薛永、金眼彪施恩、打虎将李忠、小霸王周通、鬼脸儿杜兴、出林龙邹渊、独角龙邹润、旱地忽律朱贵、笑面虎朱富、铁臂膊蔡福、一枝花蔡庆、催命判官李立、青眼虎李云、没面目焦挺、石将军石勇、小尉迟孙新、井木犴郝思文、菜园子张青、母夜叉孙二娘、活闪婆王定六、母大虫顾大嫂、白日鼠白胜、鼓上蚤时迁、金毛犬段景住、金钱豹子汤隆、险道神郁保四。

  他们扩大桃园结义故事,团结为百零八弟兄,据住梁山泊,招军买马,积草屯粮,大做起铲除贪官污吏、劫富济贫的勾当。

  官军屡次剿击,都被宋江杀败,朝廷无奈他何。又值方腊声势日大,只得命知海州张叔夜前往招安。

  张叔夜料知宋江必乘朝廷专力征剿方腊的间隙,行攻其无备的计划,袭取海州,以图淮扬,向外发展。于是在海州一带,无分水陆,严密布置,专待宋江到来,先给他个厉害,然后乘势招抚他。果然宋江不出张叔夜所料,率领众家兄弟,并五千精壮的义兵,至海滨劫掳商船,作为兵舰,大队儿鼓棹向海州进发。将到海州,只见海面时有小舟上下,像是巡弋的船只,宋江见它不来检查他们,也就不以为意,仍往前进。正进行间,忽听后面海湾里心声炮响,驶出无数战船,截住后路,宋江等回头一望,吓得登时惊慌起来。方在后顾,前面又是一声炮响,又驶出许多战船,一字儿摆开,阻住进路,宋江等越发着急了。

  吴用谓宋江道:“不料今番倒中了他人的计!”宋江道:“而今将怎样呢?”吴用道:“只有分作前后两向抵敌,冲杀一阵,再定进退。”宋江遂传令道:“众位兄弟!分两方迎敌者!”

  众人领令,前迎后拒,同时战斗起来。张叔夜在高处望着,笑谓左右道:“智多星用兵原来徒有虚名!从前官军屡屡失败在他手里,可见并不是他善于用兵,乃是官军无用啊!”左右道:“怎见得呢?”张叔夜道:“他此时只有两条路走,不尽力向前冲突,就是舍死往后退却,定要这样,他才得一线生望。他而今乃分前后两方应战,不啻自己减弱自己的战斗力,眼见得他进不能进,退不能退,困亡于我军包围中哪!且等他战斗少疲,再遣一队生力舰,从中央冲出,把他截作两段,使他前后不复能相顾,便可擒住宋江,招降他们了!”说着,果见宋江两方都渐渐支持不住,愈战愈穷蹴。张叔夜道:“时机到了!”便吩咐左右放起连天号炮,地动山摇,震得海水亦波动起来。

  但见芦苇丛里,连珠箭发似地突出一大队战船,把宋江的兵舰截作两段。宋江遂前后不能相顾,不由得更是慌张了。宋江仰天大哭道:“天哪!今日败死于此了!”即拔佩剑,待要自刎,扑通!船上早跳来一员大将,抢到宋江身边,把宋江手中的剑夺去。宋江回头看时,那员将已轻舒猿臂,捉小鸡儿般捉住宋江;一面向义众大呼道:“你们的首领已经被擒,还不赶快归降吗?我们元帅有令,降者一概免死,且许给你们转奏朝廷,请求宽贷你们以前的种种!”宋江便接着呼唤道:“众兄弟!

  张元帅既宽贷我们一切,大家就一齐降顺了!“吴用等听得,遂一齐投枪弃刀,拜倒船上,同声请降。当下官军即时停战,押解宋江等降众,投海州衙署而来。到了州衙,宋江抬头一瞧,只见张叔夜面带雍容,高坐堂上,既似和蔼可亲,又觉威严可畏。两旁站立两排文武,一个个不怒而威。宋江不禁首先心折,跪倒向上磕头;吴用等亦即随着跪下磕头。张叔夜问道:”尔等可真甘心降顺么?如不情愿,我决不压迫尔等勉强降顾,当放尔等归去,重整旗鼓,再决雌雄!“宋江惶惧答道:”罪民等原不敢反叛朝廷的,只为被贪官污吏所压迫,奸幸权佞所陷害,才不得已而如此。今蒙元帅开恩见谅,罪民等情愿归降了!“张叔夜道:”如此,大家且起来!“宋江等谢了,起立一旁。张叔夜即时写一手札,交与宋江道:”可即率领尔所有部众,赶赴王统制麾下效力,助讨方腊,将功折罪!“宋江接过手札,与众兄弟拜谢了张叔夜,即日离了海州,先回梁山泊去。到了山寨里,宋江召集守山寨的诸弟兄,告诉了已经投顺的情由,遂命把喽罗遣散,山寨烧毁,一齐赴军效力。不多几日,到了王禀军前,缴呈手札上去。王禀即时传见,谕令暂就帐下听候差遣,俟立有功勋,然后保奏朝廷升赏。宋江等谢了,即在王禀部下随营征剿不提。

  这时童贯合各路兵力,已屡获胜仗,把方七佛杀得大败亏虚,逃回杭州,困守以待方腊援兵。童贯趁破竹之势,更督促王禀、王渔、王渊、刘延庆、辛兴宗、杨维忠、刘镇、杨可世、赵明、黄迪、冀景、马可直诸将领,不分昼夜,并趋杭州。方七佛听报官军大至,虽是败军之将,不可言勇,但是战亦亡,不战亦亡,遂尽杭州所有精锐,开城列阵迎战。童贯见方七佛人马犹多,且是部伍整齐,踌躇不敢遽战。王渊部下转出一少年将官,银盔绿铠,挺一杆梨花枪,跨一匹紫骝马,踊跃请令道:“末将愿得将令,先躧贼阵!”童贯听了他言辞慷慨,又瞧他容貌英武,心中大喜,忙问王渊道:“这小将是哪个的部下?他姓名叫什么子”王渊答道:“是末将的部下,他姓韩名做世忠。自从军以来,很立下不少功劳。”童贯道:“呵!”

  命韩世忠道:“尔就出阵者!”韩世忠得令,应了一声,只见他一骑马一杆枪,便冲人敌阵而去。好威风!马到处人人辟易,枪起处纷纷倒地。方七佛望见,猛吼如雷道:“小将休要逞能!

  我来取尔首级!“举着九环金错刀,飞马直前,来迎韩世忠。

  两个刀来枪去,枪去刀来,战了百十个回合,未分胜负。两边阵上,各个呐喊助威,声震山岳。两个又战了五十余合,方七佛忽然大喝:“下马去吧!”一刀向着韩世忠盖顶直下。这时童贯见了,着实一急,道:“呀!韩世忠坏了!”三军呐喊的也不约而同噤住了口,都只喊不出来,喊到这一声,戛然停息了。义兵阵上却威势十倍,呐喊得震动天地。在这当儿,韩世忠待方七佛刀砍将下来,把枪杆一格,马儿一兜转,方七佛便砍了个空。韩世忠趁这个空闲,照着方七佛咽喉一枪,方七佛招架不及,刺了个正着,自己倒撞下马去了。童贯不禁喜极欲狂道:“好枪法!好韩世忠!”命三军道:“一齐杀上去!”

  王禀、刘延庆诸将,各促马麾兵,冲杀过去。义兵阵上方七佛一死,蛇无头而不行,登时大乱,四散溃走。王禀等一阵杀得他死了大半,逃亡十之一二,生擒十之三四,遂克复杭州城池。

  童贯人城安民已毕,留王渔驻守。其余诸将连夜再进,分道攻击,同趋睦州。方腊部下,只有方七佛是个能将,今他已死,其余都是不足数的。于是方腊所部,杀一阵败一阵,一齐败到睦州。童贯督领诸路,攻一城复一城,也一齐进到睦州。

  众军到睦州时,已近黄昏,暮色苍然。童贯传令三军离城五里扎住营寨,休养一夕,明日黎明攻打城池。方腊叠连听报:“打败了!”“打败了!”已自心焦,而今瞧着许多军马齐逼睦州,越发急了,惟恐自己要作俘虏。他等到三更时分,一声令下,悄悄地把睦州城里二十万义兵,率领着连夜退人清溪帮源洞,据深岩作狡兔三窟,藏躲不出来。翌晨,童贯领众军杀至睦州城下,只见城门大开,只存一座空城。童贯笑道:“方腊智穷兵尽,弃城逃走了!”即传令追至清溪。到了清溪,依然是空城一座,不见方腊一兵一卒。童贯至此,一喜一忧:喜的是方腊起义以来,被攻陷的六州五十二县,俱已克复了;忧的是四下侦查,找寻不着方腊避匿的所在。韩世忠道:“方腊定然避匿在帮源洞,必不能逃向别处去的。”王渊道:“方腊原晓些妖术左道的,安知他不因败远飏了呢?”韩世忠道:“无此理的。方腊的根据地是睦州,他所掳掠的妇女,设置的伪官,啸聚的徒众,大多数必聚集于睦州,这是无疑义的。我军到来,他未曾见阵,便逃得城府一空,无踪无影。不是就近有个深邃的巢穴避匿,哪能逃遁得这等敏捷干净呢?就是一群鸟儿飞往哪里去,也得有个踪影,何况他至少还有十余万的从众,焉能便无踪影呢?”王渊道:“虽然,何以晓得他一定避匿在帮源洞呢?”韩世忠道:“这是个很浅近的理由。帮源洞乃是方腊凭藉着起义的老据点,那里边岩壑深邃得很,所以便知他必避匿那里。”王渊听了有理,遂把韩世忠的说话禀白童贯知道。

  童贯即传令围搜帮源洞,擒获方腊的,为南征首功。这道命令一下,诸将领暨三军士卒,谁不想争得首功呢?像猎狗搜山似的,争先恐后,东寻西觅,把一个帮源洞搜遍了,只不见方腊的踪影。众人以为韩世忠的决断靠不住,认做不过是一种似是而非的理想罢了。大家渐渐懈怠下来,不去搜寻了。韩世忠却深信只在此山中,搜索不已。他循着一小径,深入约五六里地,忽有一条陡涧阻住进路。他勒马四周视察一番,复跃马跳过涧去,越险再进。又三数里,遂至一大谷,林木茂密,里面有无数军马藏着。古松下设黄幄,几百个彪形大汉,握刀执剑卫护左右。幄里约有十五六个美貌女子,伴着个黄袍虎须的大王坐着。韩世忠喜道:“方腊果然在这里了!”把马一催,直向黄幄驰去。那些护卫一见,一拥而前,刀剑并举,阻住韩世忠战斗。韩世忠大奋神威,叫一声:“来得好!”左手挺枪,右手挥剑,远的枪挑,近的剑劈,不到半歇,便枪挑剑劈,死了五百余人。其余的护卫吓得胆裂心碎,更无人敢再上前,各自避退不遑。韩世忠也不去追杀他们了,飞马人幄,轻舒猿臂,把方腊提到马上,往原路驰回。将出山口,忽闪出一彪军马,一将当先拦住韩世忠喝道:“把方腊留下与我!”韩世忠即滚鞍下马,把方腊献与那将官,道:“末将敬当献与将军!”那将官便命左右把方腊绑了,带在马后,问道:“他的党羽还有在里面么?”韩世忠回指道:“都在那个山谷里!”那将官便命韩世忠领路,再入山谷,把方腊妻小及丞相方肥等,一并捉获。

  把山谷里藏的从众大杀一阵,杀得满山满谷尸首横陈,像乱柴一般。还有数千被掳的妇女,吓得走投无路,四处乱窜。那将官传令道:“不要杀了!听他们死活去吧!”说着,便拨马出离山谷,押着方腊等投童贯大帐报功。童贯大喜,就把那将官记了南征第一功,韩世忠的功劳却全行埋没了。你道那擅功的将官是谁?原来就是熙河统帅辛兴宗。韩世忠的几个同列大为他不平。韩世忠道:“这有什么介怀呢?我们只要自己能做事,问心无愧就罢了,何必要分别是谁的功劳呢?”同列嗟叹了几声,便也不提了。至是方腊的起义已平,童贯即日班师回朝。

  徽宗大喜,诏改睦州为严州,歙州为徽州;童贯为太师,封楚国公;各路统帅封赏有差,各还本镇。次日,诏把方腊凌迟处死,妻子将官一并伏诛。一场大起义,算是解决了。不过自方腊起义至平复,占据六州五十二县,拥有百姓平民达二百万。

  童贯等自出师至凯还,费时四百五十日,发动倾国的兵马,耗财无算,国家与百姓,两方都受了莫大的损失了。这个且莫说它。只是内乱方平,外患又迫,倒是一桩亡国的忧患到了,不可搁置不问的。宋朝的外患,许多年以来,不外西夏与辽国。

  西夏自崇宁四年入寇宣威城,擒杀知鄯州高永年后,数年相安,未尝用兵。及至政和五年,徽宗命单贯领六路边事。童贯遣熙河经略使刘法领步骑十五万出湟州,与西夏军大战于古骨龙,战胜西夏,斩首五千余级,夺得战马八百匹,辎重饷械万数。

  遂又引起连年不息的战祸。这正是:几载边疆如鼎沸,连年战血似花红。

  要知西夏战祸毕竟怎样结局,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