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宗既即位,改元做咸平,诏以明年为咸平元年。尊崇母后李氏为皇太后,追封生母李氏为贤妃,进上尊号做元德皇太后,葬先考大行皇帝于永熙陵,庙号叫做太宗。复封兄赵元佐为楚王,加授同平章事。晋封弟越王赵元份为雍王,吴王赵元杰为兖王,徐国公赵元偓为彭城郡王,泾国公赵元称为安定郡王,季弟赵元俨为曹国公,侄赵维吉为武信军节度使。追复叔涪王赵廷美为秦王,追赠兄魏王赵德昭为太傅,岐王赵德芳为太保。拜吕端为右仆射,李至、李沆并参知政事。乃议讨谋立楚王的罪臣,贬李昌龄为忠武行军司马;降王继恩为左监门卫将军,安置均州;胡旦除名,永远流放浔州。赏罚已毕,于是册立继妃郭氏为皇后。真宗元配潘氏,系潘美女,在端拱元年病殁了,至是亦追加后号,谥做庄怀。继聘郭氏,系宣徽南院使郭守文第二女。在王邸的时候,郭氏处理内事,很有贤德的名誉,至是遂受册立为皇后。

  元年正月,翰林学士王禹称上疏奏议五事:一、谨边防,通盟好;二、减冗兵,并冗吏;三、艰难选举;四、淘汰僧尼;五、亲贤臣,远小人。这五事的目的:其一:是要使得避免战事,俾供役的人民有所休息,不致疲于奔命;其二、是要使得山林川泽的利益,不尽被冗兵冗吏消耗了,稍微给民间分沾一些;其三、是要使得有真才实学的人士,能够被选,免得市侩小人滥竽作官;其四、是要使得社会上那班不蚕而衣、不耕而食的寄生虫,日即淘汰,不致蠹食百姓;其五、是要使得清浊殊途,流品不杂,忠良蹇谔的贤臣,放心进取,奸险弄巧的小人恐惧退避。总而言之,是要使得国得治平,民得安乐。十月,知代州柳开亦上奏建议政事,请求更变不良旧规,创立新法。

  不久,右司谏孙何又奏献五议:一、请选择儒臣明方略的统兵;二、请命世代阀阅的人家,遣子弟入大学读书,贫寒有志的子弟,由州郡推荐,而禁止投贽自谋的;三、请复制举;四、请行乡饮酒礼;五、请按照才能授官,勿因着恩宠例迁。二年正月,复上疏奏请把三部使额给还六卿。疏云:六卿分职,邦家之大柄也。有吏部辨考绩而育人材,有兵部简车徒而治戎备,有户部正版图而阜货财,有刑部谨纪律而诛暴强,有礼部祀神祗而选贤俊,有工部缮宫室而修堤防:六职举而天下之事备矣。故周之会府,汉之尚书,主庶政之根本,提百司之纲纪,令、仆率其属,丞、郎分其行,二十四司粲焉星拱,郎中、员外判其曹,主事、令使承其事,四海九州之大,若网在纲。唐之盛时,亦不闻分别利权,创使额,而军需取足。

  及玄宗侈心既萌,召发既广,租调不充,于是萧景、杨钊始以地官判度支,而宇文融为租调地税使,始开利孔以构祸阶。至于肃、代,则有司之职尽废,而言利之臣攘臂于其间矣。于是叛乱相仍,经费不足,迫于军期,切于国计,用救当时之急,卒以权宜裁之。五代短促,曾莫是思。今国家二圣相承,五兵不试,太平之业,垂统立制,在此时也。所宜三部使额还之六卿,慎择户部尚书一人,专掌盐铁使事,俾金部郎中、员外郎判之,又择本行侍郎二人,分掌度支、户部使事,各以本曹郎中、员外郎分判之,则三使洎判官虽省犹不省也。仍命左右司郎中、员外总知帐目,分勾稽违,职守有常。规程既定,则进无掊克之虑,退有详练之名,周官、唐式,可以复矣。兹事非艰,在陛下行之尔。

  真宗此时正是全副精神励精图治,对于王禹称、柳开、孙何诸臣所奏议的,都有嘉纳。诸臣因此对于当时政事,凡属应兴应革的,也就直陈无隐。忽吕端因老而多病,李至患着目疾,同时奏请辞职。真宗准奏,罢免二人,进任李沆、张齐贤同平章事,向敏参知政事。

  一日,真宗退朝后,与郭后谈论朝事,直到夜柬,还是滔滔未歇。真宗忽发酒兴,命内监传宴与皇后共饮。郭后忙谏阻道:“陛下今日不比在王邸时了,宜为天下珍重圣躬,不可非时进酒,致损睿神。”真宗道:“朕因与卿谈得兴高,略饮几杯,又有何妨呢?”郭后又奏道:“深宵饮宴,究不是圣明的主子所宜有的。陛下如果要借酒以助兴致,那么把茶当酒便了。”真宗笑道:“卿的诚恳如此,朕还得不听吗?”即止内监不必传宴,烹上龙芽雀舌来。郭后因进奏道:“陛下而今一肩担当天下的重任,做了万民的主子,地位既属至尊,事务尤为繁剧。人们每说作皇帝是有一日万机,臣妾看来,却还不止一日万机哩。所以陛下便当宵旰勤劳,一日了一日的事件。纵不求它有功,亦当求它无过。必然要这样子,方不上辜大行皇帝俯托陛下的遗章,才能下慰率土子民仰期陛下的盛心。就把国家的现状来讲,讲外争:在北方有契丹,时时南向侵略;在西鄙有李继迁,尚未诚心归命,往往东来骚扰。讲内治:从创业到现在,虽然已经四十年了,但一向是用兵征战的时候多,与民休息的时候少。在形式上,天下很像早跻太平,而实际上人民依然还在痛苦,待陛下苏解至急。即是凡百政令典章,亦尚多因袭五代暂为救济一时的方策,未能更定长治久安的大计。凡此等等,都是最关圣虑的。陛下试一想念,行且食不甘味,寝不安席,再不愿一刻稍自暇豫了。先前陛下命酒,臣妾所以劝阻的缘故,亦就是为的陛下还有重大的要紧的事件在于当前;不然,臣妾敢阻挠陛下的兴致吗?区区微忱,愿陛下鉴察!”

  真宗听了,改容起座道:“朕知过了!而今而后,朕当记着卿的忠言,谢绝饮宴,先把国家大事做好。若不然,在卿固能谅朕是一时兴到,未遑细想,天下后世,必将议朕是昏而无道啦!”郭后致贺道:“陛下能够如此,国家保可立致太平,请为陛下预贺。”说着,起座端茶当酒为敬。真宗接过,把来当酒饮了,随即也倒了杯茶,还敬郭后道:“朕今夕听着卿的说话,顿开茅塞;而且纠正朕的过失于未然,朕实获益不小,特此还敬爱卿一杯,聊答卿的盛意。”郭后拜受着饮了。在这一个预贺一个谦答的当儿,正是两两带着笑脸,双双怀着欢心,况又夜色已深,未免有情,谁能遣此?于是真宗遂携着郭后的手,郭后亦并着真宗的肩儿,相偕步入寝殿。解意的宫娥,早已展铺衾枕,熏浓檀降,安置诸般停当。圣君贤后乃宽衣解珮,并头同寝。

  欢情共给鸳鸯枕,蜜爱互酬龙凤衾。

  过了些时,枢密使兼侍中鲁公曹彬,太子太保吕端,先后病殁。真宗不胜痛悼,就追赠曹彬为中书令、封济阳王,谥做武惠;吕端为司空,谥做正惠。十月,契丹主隆绪复大举入寇。

  时镇定高阳关都部署傅潜,拥步兵骑兵八万余,畏惧辽军势大,不敢出兵迎战,只是闭营自守着。将校入帐请求出兵,傅潜坚执不肯,詈骂诸人不知进退。朝廷间道遣使督责出兵合击,傅潜仍然不动。副将范廷召心中大忿,入帐怒诟道:“公拥着重兵,竟尔恇怯至此,真乃不及一老婆子哩!公既是怕死,请发兵数万给我,让我领着去破敌兵!”都钤辖张昭允亦入帐劝促。

  傅潜不得已,拔骑兵八千,步兵二千,付与范廷召道:“尔要去送死,就差这一万兵,送着你去死吧!”范廷召得了一万步骑,即领着出扼险要,一面驰书向并、代都部署康保裔乞援。

  这个康保裔系洛阳人,世代将门,他的祖与父,都战殁于王事。

  他因承袭着荫,自少便充任武职,开宝中积功擢任马军都虞候,领凉州观察使;真宗即位,乃调任并、代都部署,他生成赤胆忠心,矢志报国,屡经战阵,只是努力向前,未尝畏怯退缩,当下得着范廷召书,即领兵万人,兼程赴援。因契丹军已攻破狼牙寨,遮断镇定路线,康保裔至途中,乃决计绕攻契丹军后面。于是康保裔遂一面直趋瀛州,一面约范廷召夹击。抵瀛州,范廷召兵还未到,契丹军已四面逼来,将康保裔围裹数重。时候已经入暮,康保裔扎营坚保着,待明日再战。翌晨,康保裔出营一望,契丹兵益发加多了,前后左右,悉是敌骑,看起来有十余万咧。康保裔失惊道:“我此番被贼虏所算了!”左右因献计道:“主帅何妨趁此时易甲改装突出敌围,调集大兵,再与决战。”康保裔道:“我自从领兵以来,身经数百战,尔等哪一回看见我退避过呢?古人道:”临难毋苟免‘。今日既陷重围,正是我为国效死的日子到了,说什么改装逃遁啦!“

  左右听了,一齐感奋道:“主帅既决意死战,我等敢不尽死吗?

  就请与主帅一同出战。纵是不能取胜,也把他杀个落花流水,使他晓得中国不是没有健将勇卒呀!“康保裔大喜道:”这才不负国家养军千日了。“即率领三军,冲躧契丹营。苦战一日,直杀得天昏地暗,鬼哭神号。怎奈契丹军多至十余万,康保裔只得一万。契丹兵杀一个便增添一个,宋兵杀一个却减少一个。

  杀来杀去,契丹兵只是加多,宋兵逐渐减少。到得最后,康保裔满身受着创伤。部下只剩得数百人,而且矢支又尽。康保裔大呼道:“杀身成仁,在此时了!”数百残兵亦激应道:“杀!

  杀!杀!与主帅偕死战场!“扶伤奋臂,争着杀入契丹兵多处,又杀死契丹兵整千。康保裔与残部也同时战死。那时高阳关路钤辖张凝,高阳关行营副都部署李重贵,为范廷召先驱,往援康保裔,正遇着契丹兵。二人合力杀退契丹兵,回报范廷召。

  范廷召才进至瀛州西南,听报康保裔已死,全军覆没,便不再进,据险扎住营寨。

  契丹军被挫于李重贵、张凝,乃转攻遂城。缘边都巡检使杨延昭,适驻节遂城,见契丹军大至,召集部众,登陴固守。

  恰巧碰着北风怒起,天气倍增寒冷,杨延昭便想得一个利用天时的法儿,命兵士搬取库藏中鱼肠燕角,遍插堞口,复命兵士汲取冷水灌注城堞。及至天明,水凝成冰,既坚固,又滑溜,顿时变作一座很坚固的城堞。契丹军在城下望着,只见昨日一座破碎不完的城堞,今日全然改观,既像是琉璃砌的,又像是玛瑙筑的。堞口装着无数刀剑,好似剑树刀山一般,令淡淡的日光照在上面,互相映射,寒森森地不可逼视。契丹主叹道:“天助着杨家将,朕哪能与他争得呢?”传令退兵离遂城,去攻掠祁、赵、邢、洛各州。十二月,真宗听得契丹军深入,猖獗异常,命李沆留守东京,下诏亲御契丹军。至澶州,亲幸浮桥,登临河亭,赐近臣甲胄、弓剑,赐澶州父老锦袍、茶帛,军民大悦。忽康保裔阵亡的噩耗递到行在,真宗大为震悼,追赠康保裔为侍中;并授他的儿子康继英为六宅使顺州刺史,康继彬为洛宛使,康继明为内园副使,康继宗为供奉官,孙子康惟一为将作监主簿。这时康保裔的妻室已经亡故,惟老母尚健在,真宗又追封康保裔妻为河东郡夫人,封他的老母为陈国太夫人,并遣使抚问,赐白银五十两。于是康保裔一门都得旌赏。

  他舍身报国,总算死得不冤枉了。真宗遂启跸进次大名,召傅潜至行在,责问他坐观成败,逗挠纵敌等罪,削职流放于房州。

  张召允亦连带免官,流放于道州。三年正月,契丹军听得真宗御驾亲征,乃大掠州郡,引兵退去。范廷召等追至莫州,斩首万余级,尽夺回所掠取州郡的财帛,其余契丹遁出境外。捷奏到达,真宗大喜。擢升范廷召为并、代都部署,杨延昭为莫州刺史,李重贵知郑州,张凝为都虞候。即班师返驾回汴。

  在途又接四川急报,说是益州兵变,赵廷顺等八人主谋,推都虞候王均为首领,僭号做大蜀,建元做顺化,署置官称,俨然一小朝廷;兵马钤辖符昭寿被戕杀,都巡检使刘绍荣自经死。真宗即诏命户部使雷有终为川峡招安使,李惠、石普、李守伦并为巡检使,给步骑八千,往讨益州乱兵,所有在蜀军官,如上官正、李继昌等,均归节制。雷有终等奉诏,领兵倍道驰赴,二月,遂至益州。王均听得雷有终领兵到来,暗设埋伏于城中,开城假装逃走。雷有终等不知是王均使得奸计,乃率兵入城。不料猛然一声炮响,城中伏兵齐出。城门早已闭着,雷有终等的军队,竟被王均关做笼里的鸡了。雷有终慌忙与石普跑上城头,缘堞坠下走了。李惠迟了一步,遂被乱军杀死。雷有终、石普既脱险,奔至汉州,重整军马,再打益州。王均开城迎战,被雷有终一阵杀得他片甲不留,只剩得单骑逃回城中。

  雷有终麾兵围住,昼夜打攻。十月,王均守御不住了,乘夜领二万人遁走。雷有终遂收复益州,领兵追杀王均于富顺,招降乱党六千余人。益州乱事遂平。真宗得报,诏进雷有终等官阶,流徙益州知州牛冕等。六年,复命张咏知益州。张咏至,益州大治。真宗访知张咏治状,下诏褒美,并传谕张咏道:“得卿在蜀,朕无西顾的忧虑了!”翌年元旦,下诏改元做景德,称是年做景德元年。朝野祝贺毕,正各庆安乐,忽慈寿宫又生悲哀。这正是:朝野欣然进欢颂,宫帏倏尔起悲歌。

  要知宫里发生什么悲哀,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