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司天监出来,百官忙着迎问端的。原来太祖以后位久虚,后宫没有领率的人,深恐或致生出宫闱变乱,补救无及;今既得宋氏,遂想令她早日正位,一则可表率后宫,二则可及时欢乐,故召入司天监,命他占选佳期,以便举行册立。司天监领旨,不敢怠慢,当择定二月吉日为册立良辰,奏复太祖。

  太祖得奏,即传谕礼官,筹备册立典礼。及期,太祖降诏册立宋氏为皇后。是日太祖御乾元殿,受文武百官庆贺,作文舞及武舞。这文舞名“玄德升闻”之舞;舞人一百二十有八,分作八行,每行十六人,都着履执拂,服裤褶,戴进贤冠,引舞的一人,各执五色彩纛。武舞名“天下大定”之舞;舞人数额行列,与文舞一样,都披金甲持戟,引舞的二人,各执五色彩旗。

  舞状文有文容,武有武像,极是可观。宋后亦御坤元殿,受六宫嫔嫱庆贺,奏新宫舞。这新宫舞是花蕊夫人制作的,舞状、舞曲、乐章都甚别致。当太祖既定期册宋氏为皇后,心里却依然宠爱花蕊夫人,生怕花蕊夫人本来有立后的希望,忽被宋氏夺去这个位置,要心怀嫉妒,便格外在花蕊夫人处献殷勤,以取悦于她。花蕊夫人知道太祖的用心,私自思忖道:“若不设法去掉圣上的疑心,现在虽然这等待我,后来将必不免要因此得罪的。莫如就趁新后正位的当儿,制作一种新宫舞,用以承欢凑趣。圣上见我存心坦白,且对此事十分高兴,自然不复见疑我有妒心了。”主意已想定,那日值太祖晚朝回宫,花蕊夫人接着,便置酒与太祖对饮。席间,花蕊夫人因奏问道:“新后册立的典礼,陛下想已筹备停妥了?”太祖听她奏问此事,以为她是要发泄妒气了,便含糊答道:“朕尚未曾着意这个。”花蕊夫人复正色奏道:“皇后乃是表率后宫、母仪天下的,所以这册立的典礼自来是很隆重。而今距册立的日期还不足一个月了,陛下怎说还未曾着意这个呢?这立后乃是国之大典,岂是可草率从事的!”太祖听花蕊夫人说得这等知礼,便晓得她对此事是毫无妒意,不禁心下大喜,乃实说道:“先前的说话,是朕特以试卿的见解如何。这事实早已传谕礼官去筹备了。”花蕊夫人见太祖疑心已去,便又进奏道:“既如此,臣妾想要作一种新宫舞,预备在新后册立的日子,用为后宫庆贺的典仪,敢请陛下旨意准许!”太祖听奏如此,益加喜悦,笑允道:“卿既有新制作,朕且喜悦不遑,哪有不允的。”当下花蕊夫人谢了。明日,便与太祖一同挑选十四五岁的宫女六十四人,以半数改作男装,配成三十二对男女,都穿新样舞衣,教以新的舞术。按着乐声的高下疾徐,一对对,一双双,搭着手,抱着腰,为缓急迟慢的舞蹈。宫里见了,真是见所未见,一齐称赞花蕊夫人多才多艺。太祖更是乐得心欢意畅,爱悦花蕊夫人的心思,不但不为册立新后少减丝毫,而且愈觉倍增恩爱了。

  不到一月,已教练得异常纯熟,所以此日,便居然用为典仪。

  是夕太祖与宋后成就了百年大礼。这时太祖已四十有二,宋后却方只十七,在年龄上讲,正是老夫配少妻,相差几万里;在富贵上讲,正是养女嫁皇帝,娇贵无伦比,所以宋后配着太祖,总还算是美满婚姻。

  秋七月,接得北汉主刘钧病殁消息,太祖以为有机可乘,遂于八月,命昭化军节度使李继勋将兵北伐。起先太祖曾遣谍者谓刘钧道:“君家与周朝是世仇,宜乎不肯服他。而今我与尔素来没有什么芥蒂处,何必要困此一方百姓呢?若有志中原,便当领兵下太行,以决胜负。”刘钧即遣谍者报答道:“河东的土地甲兵,慢说不足以当中原,并且我的家世本来不是叛逆的,所以守此区区土地,乃是怕汉氏祖宗,成石敖之鬼啊!”太祖很哀悯他的说话,便对谍者道:“朕告诉刘钧,开尔一生路。”故当刘钧在世之日,太祖不加兵北汉。至是听得刘钧殁了,继立的是他的养子刘继恩,便乘丧遣李继勋领禁军去征伐。刘继恩正在居丧,忽听报宋军已经入境,乃遣大将刘继业、马峰等领军扼守北谷。马峰领兵至铜锅河,恰遇宋军前锋大将何继钧,击破马峰军,斩首三千余级,遂夺取汾河桥,直薄太原城下,举火焚延夏门。刘继恩大惧,忙遣使向辽邦乞援。适司空郭无为与刘继恩有宿怨,密嘱供奉官霸荣杀刘继恩于丧次。郭无为又使人从屋上进去杀霸荣以灭口,另立刘继恩弟刘继元以嗣位。太祖听得北汉这种情形,一面促李继勋猛力进攻,一面诏北汉速降;许封刘继元为平卢节度使,郭无为为邢州节度使。郭无为得诏,便去劝刘继元纳款归朝,刘继元不从。可巧辽王兀律又发兵救北汉。李继勋恐怕孤军难当两面,反蹈危机,遂收兵南归。北汉兵便结连辽兵,反寇晋、绛两州,大掠而去。二年三月,太祖以李继勋师还无功,反招北汉入寇,想要再举,因问魏仁溥道:“朕想亲征太原,卿以为何如?”魏仁溥对道:“凡事欲速则不达,愿陛下慎重为是。”太祖不听,即下诏亲征北汉。命李继勋领兵先赴太原,以皇弟赵光义为东京留守,自将随后发汴京。太祖至太原,筑长连城围之,立寨于城的四面:李继勋军于南面,赵赞军于西面,曹彬军于北面,党进军于东面。北汉将刘继业等乘晦突门犯东西寨,战败遁走。

  太祖又命壅汾水、晋水以灌城。北汉人民大恐,郭无为复劝刘继元出降,刘继元仍然不从。一日,刘继元大宴群臣,郭无为痛哭于庭道:“奈何苦苦地以空城抗宋朝百万的大兵呢?”引着佩刀,做作要自杀的样子,以求引动众心。刘继元见了,忙降阶执住他的手,引他升坐而止。

  四月,辽主再发兵救北汉。太祖料度他必由镇定救太原,使韩重赟倍道兼行,前去遏住他。不数日,又听说辽兵分道而来,一路从石岭关入,太祖乃召何继筠迎击,临行授以方略,何继筠遇辽兵于阳曲,大败之,斩首二千级。韩重赟亦先行布阵于嘉山。辽兵从定州西面入,见宋军旗帜,大骇想遁走。韩重赟急出兵击之,大获全胜,擒住他的首领三十余人。太祖命将所获辽兵俘虏示于城下,城中丧气。宪州判官史昭文、岚州刺史赵文度,各以城来降,太祖好言抚慰之。但太原仍不能下,太常博士李光赞因劝太祖班师。太祖乃转问于赵普,征取他的意见。赵普赞同李光赞的意见。太祖遂决于闰五月班师,乃分兵屯镇潞,徙北汉民万余户于山东、河南,回驾大梁。

  当太原围急的时候,南城为汾水所陷,郭无为私谋出降,因请于刘继元,诡说要自将乘夜击宋军。刘继元信以为真,选精兵千人付与郭无为,还亲登七夏门送之。郭无为行至北桥,值风晦冥而止。至是阉人卫德贵便把这事告知刘继元,并说道:“郭无为献地的阴谋踪迹屡露,反状明白,若赦而不问,将来汉家基业定必送在他的手里哩!”刘继元听了,不能复忍,便执郭无为杀了。郭无为做臣不能尽忠,谋事又不能谨慎,卒之送掉了一条生命,实是自取的。

  三年九月,南汉主刘鋹举兵侵道州。道州刺史王继勋上书说刘鋹残暴不仁,屡出寇边,请朝廷速兴王师,吊民伐罪。太祖不想用兵,令南唐主李煜为书谕刘鋹,劝他称臣,归所侵湖南旧地。刘鋹不服,囚南唐使者,书驿书以答李煜,言甚不逊。

  李煜没法,便直下刘鋹的来书与太祖。太祖得书大怒,即命潭州防御使潘美为桂州道行营都部署,朗州团练使尹崇珂为副,领兵征伐南汉。

  这南汉开基始祖名做刘隐,在后梁时节据有广州,受梁朝封为南海王。刘隐殁后,弟刘陟袭位,僭号称帝,改名做刘鱣. 刘龑传子刘玢。刘玢为弟刘晟所弑。刘晟乃传子刘鋹。刘鋹性行昏懦,委政于宦者龚澄枢,及才人卢琼仙。刘鋹但日与宫人波斯女等游戏宫中,专事氵㸒乐。这波斯女丰肥艳丽,最擅长房中术,有不可言传的妙处。刘鋹大加宠幸,赐号做媚猪。媚猪又选择宫中体态善氵㸒的宫女九人,尽传她的技术,使随自己一同去服侍刘鋹。刘鋹一时得了这些孤媚子,益发大开其心,荒氵㸒无度。更将九人各个赐号:一个高大肥胖的,唤做媚牛;一个瘦削双肩的,唤做媚羊;一个双目盈盈如水的,唤做媚狐;一个双乳高起如杨贵妃的,唤做媚狗;一个香喘细细、娇啼婉转的,唤做媚猫;一个额广面长的,唤做媚驴;一个雪肤花貌,水肥玉骨的,唤做媚兔;一个喜啸善援的,唤做媚猿;一个声如龙吼的,唤做媚狮。以媚猪为首,总称为十媚女。一时横行宫中,肆无忌惮。刘鋹更喜观男女交媾,时常选择数十美少年,配以宫女,令一对儿一对儿裸体相接,自与媚猪、媚牛、媚羊、媚狐、媚狗、媚猫、媚驴、媚兔、媚猿、媚狮等结队巡视:见男的胜女,便立予重赏;若女的胜男,这男子便犯了不可赦免之罪,轻则鞭笞,重则宫刑。媚猪又造作烧煮、剥剔、刀山、剑树之刑,进于刘鋹以助恶。刘鋹甚为合意,即用以施于群臣有罪的。媚狗因发明一种斗虎之刑,媚狮亦发明一种抵象之刑,同时进与刘鋹采用,刘鋹立时采用以治罪人。这两种刑法,斗虎之刑,是用罪人去斗虎;抵象之刑,是用罪人去抵象。罪人都是赤手空拳,哪能斗虎抵象,故辄为虎噬象触,立时毙命。

  刘铁与媚狗、媚狮等见了,却以为笑乐。刘鋹又暴敛重征,凡邑民进城的,每人须输纳一钱。琼州地方,斗米税至四五钱。

  更置媚川都,定课税,令入海五百尺采珠进献。所居宫殿,尽用珠玉玳瑁以为妆饰。内官陈延寿,制作诸般氵㸒巧,日费数万金。宫城左右,离宫多至数十处,游幸常至月余或旬日。以豪民为课户,以供饮宴犒赏的用费。百姓深以为苦。太祖在乾德二年九月,曾一度遣潘美、尹崇珂率兵攻取南汉郴州,得南汉内侍余延业。太祖访问他国内政事,尽行知道这种荒氵㸒暴虐的事实,不禁惊骇道:“朕当救此一方百姓。”然而那时正谋伐蜀,虽是这么说着,却未遽实行。至是,才复使潘美、尹崇珂帅兵实行伐罪吊民。

  这时刘鋹正耽于游宴,一切政事,都由侍监李托与龚澄枢专主。李托是李贵妃与李才人的父亲。刘鋹既宠爱他的两个美丽女儿,就进李托任内太师,为南汉宫廷里头一个有权力的。

  一班宦官宫妾各执要政,所有南汉的亲王旧将,都被谗杀殆尽。

  城壁壕隍,亦都饰为宫馆池沼,楼舰皆毁,兵器俱腐,就像天下本无事的一般。乃至宋军入国,这才内外震恐,莫知所措。

  不过兵来将挡的一句话,刘鋹倒还记得;时龚澄枢方握兵权,便命他驰往贺州,划策守御。龚澄枢心内虽然害怕,但无从推诿,只好斗胆领兵前去。行至中途,听得宋军前锋已至芳林,龚澄枢吓得屁滚尿流,哪里还敢向前,连夜遁返广州。潘美遂长驱进围贺州。南汉诸大臣因请起用故将潘崇彻,刘鋹不从,别遣伍彦柔将兵往救贺州。潘美闻伍彦柔援贺,潜用奇兵伏南乡岸以待。伍彦柔夜泊南乡,舣舟岸侧;天明,挟弹登岸,踞胡床指挥,旁若无人似的。潘美伏兵卒起,伍彦柔军大乱,死者十之七八;擒伍彦柔斩于贺州城下,枭首以示城中。城中顿时气夺,城遂破了。潘美既破贺州,督率战舰,声称要顺流直下广州。刘鋹忧迫,计无所出,才起用潘崇彻为都统,领众三万屯贺江,潘美乃径趋昭州。潘崇彻但拥众自保,不肯往救。

  潘美遂又克昭州,连拔桂州、连州,进逼韶州。韶州为南汉北门锁钥;若此城一失,广州便难保守了。刘鋹急命李承渥为都统,率领国中精锐十万人,及所有驯象悉数出发,布阵于莲花峰下。以驯象致阵前,每象载十人,皆披坚执锐,军威很是雄壮。潘美见了笑道:“南汉人把这个壮军威,我看它直是儿戏!”便命以强弓劲弩,先破象阵。果然象被射奔踢,乘者皆堕,反践李承渥之军。南汉军遂大败,李承渥仅以身免。潘美乘胜即攻入韶州。

  刘鋹闻报,穷蹴不知为计,令堑广州东壕,谋守孤城,顾视左右,将没有一个可使的人,急得大哭回宫。宫媪梁鸾真因荐她的养子郭崇岳,说是可以御敌兵。刘鋹此时哪里还来得及查考他能干不能干,听梁鸾真说可用,亟召郭崇岳,命为招讨使,与大将植廷晓统兵六万,出屯马径。那郭崇岳全无谋勇,毫不知兵,只是日夜祷告鬼神,想菩萨差些天兵天将来退宋军。

  四年二月,潘美又克英、雄二州,潘崇彻竟以众降宋,进兵次陇头。郭崇岳正报刘鋹。刘鋹大惧,急忙遣使向潘美求和,且请缓兵。潘美不午,叱退南汉使者,更进兵马径,立寨于双女山下。刘鋹益发恐惧极了,便令取船舶十余艘,载金宝嫔妃,想从海道逃命。未芝,宦者乐范与卫兵千余,盗取船舶先行走了。这正是:欲离险地非容易,浮海乘槎愿总虚。

  要知刘鋹最后如何,宋将潘美、尹崇珂等能收平南汉否,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