似烟非烟般的微云,烘衬着疏星淡月,益显得素光流绮,银汉参横。这时候铜壶玉漏已报三更三点,正是天寂人静,万籁无声。那后唐明宗李嗣源,忙整肃衣冠,与皇后出至御花园中。值日的内监早在光明亭上摆设香案,焚起御香。明宗与皇后便同至香案前跪下,对天祝告道:“生是胡人,因逢世乱,遂被群众推为中原之主,暂承唐统。自担负重任以来,日夕兢兢,自顾无德无才,实不足以君临天下。愿求上天早生圣人,为斯民作主,拨乱反正,复归治平。”明宗正在祷告,只见陡起一片红光紫气,霎时间把个洛阳县夹马营笼罩住了。明宗一见,满心欢喜,晓得自己的诚心已感动上苍,呈此异兆,定已产生圣人了。于是与皇后叩头起来,一同回宫安息不提。

  原来唐朝末年王纲不振,一切大权尽外操于将帅的掌握;皇室日益衰微,天下日益纷乱。起先,这些拥握重兵的将帅不过是左右朝政,专擅一切,挟天子以令诸侯,对于唐朝的正统,还是大家维系着。后来,朱温头一个大胆自己做了皇帝,把唐朝列祖列宗递嬗相承的正统斩绝,改称梁朝;便引起李存勖、石敬瑭、刘知远、郭威一班人,大家抢着来做皇帝了。于是所谓梁、唐、晋、汉、周,吴、南唐、前蜀、后蜀、南汉、北汉、吴越、闽、楚、荆南这五代十国,便前仆后继,此争彼夺,各争一时一地之雄长。可是这些朝代、这些皇帝,或是起于盗贼,或是出自戎狄,都是一时侥天之幸,得做皇帝,南面称尊,并无一个能够澄清海宇,统一中原的。

  而且刚一立国,便起亡国之祸,享国最长久的亦只得十有余年,短促的不过三四年便灭亡了。弄得兵戈扰攘,六十年间,差不多没有一天宁息的日子,生灵涂炭,达于极点,所以欧阳永叔便称这个时代为“天地闭,贤人隐”的时代。

  当时那个后唐明宗虽然是个胡人,却是生性纯正,仁爱待人。他看着这种乱离的惨状,便十分痛心;因为自己没才能去治平它,故采用祈祷的法子,求天生下圣人来,拯救百姓。真是他一诚感天,万民有幸。经他每夜在御花园与皇后向天祈祷,夹马营内赵弘殷府中果然生下一个奇异的香孩儿,长大来为世救星,开宋朝三百年基业。怎么叫做香孩儿呢?因为他诞生的时候有红光满室,紫气盈轩;遍体现出金色,异香围裹,旬日不散,所以便叫做香孩儿。这个应运而生的香孩儿,不但是生的时候有这样的异征,而且他的家世也是世代官宦,不同微贱。

  祖籍涿州,高祖名做脁,在唐朝做过永清、文安、幽都三处的大令;曾祖名做珽,历官藩镇、兼任御史中丞;祖名做敬,亦历任营、蓟、涿三州刺史,都是很有政声的。父亲名做弘殷,骁勇善骑射,在后唐庄宗时曾留典禁军,甚为同朝所推重。

  母亲杜夫人,是定州安喜县杜三翁的女儿,治家严毅,极有礼法。

  杜夫人头一胎生得一位公子,名做匡济,不幸夭折了。第二胎生的便是香孩儿。

  当香孩儿出生的时候,赵弘殷正在明宗驾下做从军指挥使,奉着圣命,提兵要随天雄节度使石敬瑭赴阆州征剿阆州节度使董璋。忽于出征的前一夕获此佳儿,夫妻二人欣喜自不待说。赵弘殷就唤香孩儿名做匡胤。

  自来非常之人,生小就能做非常之事,所以赵匡胤儿时,也就行径特异。他每常与群儿嬉戏,便喜排兵布阵,自为大元帅,指挥群儿做些战守攻取的形状。及至少长,出入营中,他便专事舞刀、击剑、射箭驰马;又生成豪杰情性,雅好结交那些勇武少年。不数年间,赵匡胤豪放之名就传闻得遐迩共仰,都想一见为快。有磁州的韩令坤、太原的慕容延钊,这两个也是豪放不羁,五陵年少,听说道赵匡胤的大名,便不约而同地来到洛阳,拜访于他。三人相见之下,言投意合,顿时成了莫逆之交。每日约到一处,或是较量技击,或是比赛骑射,或是对茗讲古,或是把酒谈兵,甚而呼卢喝雉,镇日纵博。总之,他们三个日逐必定要一同弄到大家兴尽,才肯各自散归。本来在洛阳不少裘马少年,赵匡胤一出来,就大家前簇后拥地追随着他,惟他马首是瞻,一起游玩。今又加上韩令坤、慕容延钊两个来帮助着,把个赵匡胤更抬举得声名日大,交游日广了。

  就实际讲,赵匡胤当时在诸少年中,也着实推他是个出类拔萃的:论武艺是他最为精绝,论见地也是他独胜一筹,就是凡百游戏,也是他能够层出奇计,所以这班少年推他做为领袖,原是当之无愧的。

  然而人类至不齐,所谓人心不同,各如其面。凡是被人推崇的人,同时也就是被人嫉妒的人。赵匡胤既然这等被人推崇,自然也就不能免有人要来嫉妒他了。诸少年中有一个叫做史怀才的,最是个量小好胜的人,因为每事都不能赶上赵匡胤,心中已是十分的不乐意;又见赵匡胤被众人推崇得像天神一般,不由得越加气不过起来,便存着一个嫉妒他的心思,要想设法害他一下,出出自己一肚皮忿气。碰巧这日史怀才家里,从塞北得来一匹高而且大的黄鬃马,甚是劣性,无人能制伏得住这匹马。史怀才想道:这匹马倒是赵匡胤的好对头,我何不就牵它去骗他乘骑,害他跌一个筋斗,至少也使他受点痛苦,落得大家笑话一场。心中计算已定,便走到马厩中将那马牵出。他也不备鞍鞯,就牵着一径往赵匡胤一班人日常会集的地方来。

  真也凑巧,史怀才牵马走不多远,正遇着赵匡胤与韩令坤、慕容延钊一班人,都骑着马并辔争驰而来。赵匡胤一马当前,看见史怀才牵着这么雄壮的一匹好马,便将自己的马勒住,含笑对史怀才道:“你这马是几时得来的?怎么不备上鞍鞯乘骑呢?”史怀才答道:“此马是新近从塞北买来的。因为它十分劣性,没有人驾驭得住它,所以不敢去乘骑。适才它在马厩中嘶闹的紧,所以我牵它出来溜散溜散哩!”

  赵匡胤便仔细将那马端详了一会,又对史怀才道:“果真没有人驾驭得住它么?”

  史怀才道:“实在是没有人驾驭得住它,并不是骗你。”赵匡胤笑道:“你就把它让我乘骑一会何如?看我来替你驯服它!”史怀才故意道:“我劝你还是不要冒险尝试的好,跌坏了人不是好玩的!”赵匡胤道:“而今你别说这些话,只问你到底肯不肯把它让我乘骑。”史怀才道:“你要乘骑一会,有何不可?我是怕你驾驭它不住呢!”赵匡胤道:“区区一马,尚且不能驾驭,将来怎能驾驭天下人呢!你看我的本领吧。”

  史怀才又故意道:“如此,且待我去携得鞍鞯来。”赵匡胤道:“不必!不必!

  骑马何必定要鞍鞯!我就同你换一换马。“说着,就翻身跳下马来,将自己的马交与史怀才,从史怀才手里接过那马的缰绳,奋身一跃,又上了那马。

  那马果然劣性,赵匡胤刚才一上去,它也不待鞭策,便四蹄怒张,似风驰电掣一般向前疾奔。这时韩令坤等深恐赵匡胤坠马,便连忙一同策马赶去。那史怀才却一心要看赵匡胤跌筋斗,也就上了赵匡胤的马,加鞭直前追逐。赵匡胤骑的那马跑得异常快捷,不一会便跑有十来里地。前面恰恰有一城,城闉不甚高大,行人却十分拥挤。赵匡胤心想:飞马入城,行人闪避不及,必定要闹出乱子来。忙欲收缰回马,不料那马正跑得起劲,不听约束,仍然向前直闯。赵匡胤不觉着急起来,正在马上设法如何处置,那马已驰抵城闉。马高城低,赵匡胤这一撞将上去,纵然不死,也要头破血流。赵匡胤不觉“呵呀”一声,把身躯向后一仰,一个倒翻筋斗,便从马后坠将下来。说也奇怪,赵匡胤刚一坠下,好像有人在暗中搀扶着似的,竟是好好地直立地上,一些儿没有损伤。那马也停蹄不跑了,好像等待他一般。赵匡胤定一定神,便将那马带转,耸身上马,从原路回来。那马也不似适才的倔强,竟从容缓步,徐徐行走,好像先前使赵匡胤翻了个筋斗受了惊吓,而今特意安慰他似的。

  韩令坤等起先远远地望见赵匡胤骤马及城,翻身坠马,以为一定受了重伤,禁不住心中着急,大呼“坏了”。史怀才则恰如心愿,私自欢喜。旋见赵匡胤身将及地,忽平地迸起红光万道,将他的身躯托住,安然直立,那马亦停于前边,大家这才一齐惊喜,庆幸他福分不浅;史怀才反倒吃了一惊,才知道赵匡胤不是等闲之人,把嫉妒他的心思顿时打消,翻悔不该害他。于是一齐迎着赵匡胤道:“大哥受惊了!

  不知究竟跌伤了哪里没有?“赵匡胤道:”我是一毫没有损伤。可是这马真是悍劣异常,不是我腾挪得快,这颗好头颅就平白地撞碎了。“

  又对史怀才道:“而今这马也驯伏了,总算符了适才之言,可以证明我不是说大话了。”史怀才道:“好说,大哥驭马本领,端的非他人可及!”一路说着,不觉已回到原先换马的地方。

  赵匡胤与史怀才便各自下马,彼此便换回了马匹。大家作别回家。自此,同辈中益加敬爱赵匡胤,史怀才也再不敢存心撮弄他了。又过一日,赵匡胤与韩令坤两个在一土室中樗蒲作戏。韩令坤连呼成白,赵匡胤五掷皆卢。二人正在兴高采烈的时候,忽然外面一阵鸟雀声喧,噪得似千军万马在那里鼓噪一般。二人不胜惊讶,便立时停了博局。韩令坤道:“难道鸟类中出了怪物不成?好在我们都携带着弓矢,就与大哥出外一观;如果真的有甚物作怪,我们就将它射杀,也就算是替鸟类灭除祸患。”赵匡胤道:“你言正合我意,我们就出去吧!”当下彼此挟了弓矢,一同出室。走到外面一望,并不见有什么怪异:只有一群麻雀,约千百以上,在空际互相搏斗,噪个不休。赵匡胤道:“这真是雀角之争了。这些雀儿原本同类,何必这等争斗,同类自残呢?我们就设个法儿替它解除争端,何如?”韩令坤道:“大哥说得有理,只是这些雀儿在空中,我们在地上,怎能替它解围呢?”赵匡胤道:“这不难,大凡两造相争,它两方定有为首的枭雄。这等危害同群、自残其类的狠戾的枭雄,就是鸟类中的暴雀。现在为除暴安良起见,就不能不射杀它以示惩戒了。

  你我且分向并举,你射左方,我射右方,看哪个能射得着哩!“韩令坤道:”就依大哥之言,我们射吧!“于是一同弯弓搭矢,分左右射去。只见飕飕的几箭,都是箭无虚发,一并射杀了几个雀儿。其余群雀便立时解了争端,飞逃得无影无踪了。

  两人方橐弓戢矢,想回到原处继续前局。猛听得一声怪响,适才做博场的那间土室竟无缘无故地塌倒了。韩令坤额手道:“真天幸!要是我们不因雀噪走了出来,岂不压死在里面了么?”赵匡胤道:“总算是我们命不该绝,所以便突来雀噪,引得我们离开险地,避免大难。不过那群鸟雀为着要救出我们,反丧了几条命,我们此时真有些对不住它了。现在只好把它收拾来掩埋了,算是抚恤它吧。”韩令坤听说,果然把那几只射杀的死雀一起收拾掩埋了。看看时候已经向晚,两人便分手自归。

  后来杜夫人听道这两回事,深以为忧,恐怕匡胤往后或至闯出不能避免的祸患,即便与赵弘殷商议,要他在公退之暇也帮着管束儿子。赵弘殷是一向为国勤劳,在家里的时候很少,所以对于匡胤在家里读书的成绩从来就未曾查问过。今因杜夫人提及,便将匡胤唤到跟前,教他要及时攻读诗书,以为后日的应用。匡胤率尔对道:“父亲严命,儿自不敢违;只是治世用文,乱世用武,亦是当然之理。现在中原纷扰,兵戈四起,正是需用武事的时候。儿甚愿娴习武事,以便他日乘时用以安邦定国,建立不世之业。至若文事,儿只求明其大旨就够了。”杜夫人道:“但愿儿用功青灯黄卷,换取紫绶金章,继承祖业,不辱门楣,就是幸事,还想立什么不世之业哩!”匡胤奋然道:“母亲教训的乃是太平时候做人的道理,不宜于乱世。儿想,天生我于乱世,当然不是生我作太平书生,定必别有使命,所以儿虽不才,很想效唐太宗李世民之所为:用一骑马、一杆枪荡平天下,也像他这样做一番大事业!”

  赵弘殷不待匡胤说完,一声断喝道:“还不住口!自后再不许似这等胡说乱道,也不许专门习武谈兵;总要用心攻研诗书,才是立身大本!”匡胤见父亲发怒,诺诺连声,答应道是。

  只见外面一人龙行虎步地走了进来,口里一面说道:“大丈夫生于乱世,正是要负起拨乱反正的大责任,轰轰烈烈地做它一场,才算不虚此一生!大哥既有志愿要这样做,我就来帮着你做!”这正是:父母纵然无奢望,弟兄却是有雄心!

  要知说话的是什么人,怎能不要通报就走了进来,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