煮药漫抄 作者:叶炜

煮药漫抄

松石先生抱经济,能文章,顾不尽其用而名藉于东国。片帆越海,为风雅宗。于其归也,彼都人士竞以诗赠。裒然成巨帙,使读之者见东人之情之厚,益景仰先生之道谊,足为吾国光也。客岁识先生于钟阜,知以贤隐于下僚,既乃出赠诗以示,并寄所著是册来邗上,諈诿校字。余不能诗,何足以知先生之言诗。窃闻之,诗本人情,君子于此观世变焉。先生评隲往古,语下如铁,而于存故旧之谊,阐幽潜之光,尤三致意。则所以话诗者,不仅以诗著,而先生之诗之散见于唱和间者,片羽一斑,亦堪睹矣。昔人读《石林燕语》、《录话》诸书,谓其说诗处如匡鼎。余于先生亦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