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周礼》:媒氏掌万民之判,令男三十而娶,女二十而嫁。仲春之月会男女于,是时也,奔者不禁,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。先儒率以“奔者不禁”为疑,今推寻文义,“奔者”当指男女,“不禁”则指其父母,“若”字当训如《左传》“请为灵若厉”之“若”,言私奔而父母不禁,与不遵嫁娶之制者均罚之耳。先儒不以若字为连类之文,而以为转语,则其疑宜矣。

 
  春王正月
 
  《春秋》周正、夏正,纷如聚讼,其它证佐姑无论,但以《左传》论之,左氏周人也,有误记本朝之正朔者乎?即如程子之说,以左氏为秦人,秦去周末为时无几,有相距数年即不知胜国之正朔者乎?故“春王正月辛亥朔日南至”一条可以息千古之喙也。
 
  西狩获麟
 
  麟,圣王之瑞也。春秋乱极而终,以获麟思治也。谓“书成而麟至”,浅矣。
 
  天王
 
  春秋或书“天王”,或书“王”,正犹史家或书“皇帝”、或书“帝”,无义例也。先儒以王不书天为贬,然则“春王正月”是亦王不书天矣,又何贬乎?
 
  元亨利贞
 
  元、亨、利、贞,文言传明曰“四徳”,注家则曰“大通而利于至正”,然则孔子非欤又觉其异于孔子也,则曰:有伏羲之易,有文王之易,有孔子之易。然则文王非演易,孔子非赞易,直改定伏羲之易矣。
 
  祭叔来聘
 
  人臣无境外之交,为敌国言之也。若一王在上,则畿内畿外皆王土,畿内诸侯与畿外诸侯皆王臣,正如京畿官与州郡官耳,不应禁其信使。以敌国视之,说春秋者于畿内诸侯朝聘列国,皆以外交为贬,此义殆非末学所知。
 
  有年
 
  春秋桓公、宣公书有年,皆纪其实事,义不闗乎褒贬。说者谓二君弑逆,不应有年,而有年故孔子特笔以示戒,是圣人以降福乱贼咎上帝之失刑矣。吕泾《野说》季孙意如卒谓“书乱贼善、终见天道之无知”,亦同此缪。
 
  刚柔始交
 
  屯之为卦,刚柔始交而难生,夫天下之难未有不始于相交者也,圣人知相交之生难而杜渐防微,陈纪立纲,诘奸禁暴,所谓君子以经纶也。老氏知相交之生难,而曰:“民至老死不相往来”,则适成为老氏之学而已。
 
  山下出泉
 
  水出髙原,悬注而莫之遏也。泉出于山下,则翳秽沙泥皆足以障塞之,犹童子聪明虽具,而不能自达也。浚之斯出,导之斯流,犹童子之资启发矣。故童蒙之象,取义于斯。
 
  姓谱
 
  《姓谱》至不可信,其所述姓源,非神明之胄,亦卿大夫之有官、有邑者也。然则太古以来,黎民不知几万万亿,皆若敖之鬼乎?或曰:胙土赐姓,别族命氏,非有爵者无姓氏。然则无爵者例无子孙乎?
 
  卷耳
 
  《诗序》:卷耳,后妃之徳也。夫采卷耳、寘周行,非后妃之行遣使臣,闵劳苦亦非后妃之事。此必大夫行役其室家念之之词,惟其哀而不伤,劳而不怨,有发乎情止乎礼义之意,知沐浴于宫闱之化者深,故曰“后妃之徳云尔”。如曰后妃所自作,则采采芣苢,亦后妃自撷野草矣。
 
  郑风
 
  朱子排诋小序,如木瓜诸篇本事可考者,亦从废斥,诚不无过当。然余于郑卫滛诗之说,则灼然不疑。夫古人之诗,不似后来家有専集輶轩所采,特里闾所歌而已。其所歌者,皆忠孝亷节之词,则知其俗之厚;其所歌者皆奢丽绮靡之词,则知其俗之偷。故诵诗可以观政。其间男女狎邪之诗,亦如近代之杂曲小令,多悬拟想象摹冩艶情,不必实有其事。诸儒既疑圣人不当存滛风,是圣人亦不当存变雅也。又疑滛者必不自暴其丑,是玉台香奁诸集,皆佚女所自制也。
 
  太极无极
 
  尊徳性道问学,朱陆异趍,此不得不辨者也。太极无极,理在天地,去人事逺矣,其是、其非不闗于善恶得失,两家诘辨,动盈万言,吾谓弊精神于无用。
 
  河图洛书先天后天
 
  凡注易者,卷端必推演河图、洛书先天后天,动数千万言,以为作易之本始。夫天下之事,理未有离其本始者,其诠释经文,乃全不从是生义,抑又何欤?
 
  卦变
 
  乾坤生六子,传有明文,其余某卦从某卦来者,乃后人以卦画竒偶推其相生之理,非先画某卦,然后变某卦也。来瞿塘说《易》,纯以错综为主,是执余义为本义矣。此如五藏属五行,递生递克,确有是理,以病证验之,并确有是事,然五藏实一时俱生,非肾生肝、肝生心、心生脾、脾生肺也。
 
  周礼
 
  《礼记》不引周礼,《左氏春秋传》亦不引《周礼》,然汉文帝得魏文侯乐工窦公出其本经,即大司乐章,此《周礼》不伪之明证矣。盖国家典制,厯朝递有沿革,即一朝亦自有沿革,《周礼》作于西京之初,而《礼记》出于东迁以后,数百年中,其并省改易不知凡几。《周礼》为天子之制,而《左传》记诸侯之事,其体例亦各不同,未可执以定真伪也。
 
  孟子误字
 
  “夫子之设科也”,赵岐注本:夫子作夫予,其注亦为孟子自道之词,文义显然。集注盖偶沿误,本未核赵注观孟子或问及语类,均不辨及此字,知朱子所见之本,即作子字矣。
 
  娣侄
 
  古者嫁女,必以同姓为娣侄,疑皆以宗女充之,否则天王之女,有备诸侯下陈者,于事理不近。蔡侯称“息妫吾姨”,荘姜称“谭公维私”,明姊妺不同归也。《硕人》又称“庶姜孽孽”,明非女公子也。又鲁嫁伯姬,三国来媵,齐人与焉,实非同姓。或周衰之变礼欤?其或被出,娣侄同归与否,礼无明文,考《左传》孔文子使太叔疾出其妻,而妻之疾又诱其故妻之娣与之别居,是归则娣侄俱归,故诱而反之矣。
 
  立后
 
  无子立后,古礼也,然此自为世官有庙者言,非人人立后也。后世人人立后,非尊祖収族之本义。孔子庶兄伯皮未闻有后,岂非以不主祀欤?
 
  不吊不入兆域
 
  《礼》云:死而不吊者三,曰畏、压、溺。又云:兵死者不入于兆域。此当指三军大北,溃卒败将而言。晋赵鞅誓师,称桐棺三寸不入兆域,是其事也。若执干戈以卫社稷,埋轮绁马首离而心不惩者,是忠臣孝子,宜报馨香,曽先王制礼而苛为之罚乎?
 
  牛马
 
  古者牛服箱而不耕,然冉耕字伯牛,牛字从何起义?古者马驾车而不骑,然驾车钩衡而已,不被鞌也。春秋有地名“鞌”,《传》有“据鞌而食”事,鞌字从何得名?疑其事古皆有之,但不似后世为通例耳。
 
  河图
 
  伏羲《河图》,先儒以为马背旋毛,然则顾命东序所陈,当为马革一具耶?俞玉,吾疑为玉类,其说无据,而石脉成文,尚差近理。
 
  洛书
 
  《河图》曰:图作旋毛状,可也。《洛书》曰:书定为文字,汉儒以初一曰五行等六十五字为书文,已为附会,至解为九宫竒偶,则是图非书矣。且神龟背负经典无文,其说皆出于纬候,宋人事事驳汉儒,惟此事不能正也。
 
  国风
 
  曰邶、曰墉、曰唐、曰桧,皆西周之旧名,而诗则多在东迁后,知周时太史所掌诗有旧目,后人弗敢増改,但续采之风以类附入耳。季札观乐在孔子前,曰 “为之歌邶、墉、卫”,曰“为之歌唐”,曰“自桧以下无讥焉”,是其证也。然则王风亦必旧目,非孔子所定,明矣。
 
  刘氏论诸侯无私史
 
  刘原父谓东迁以前诸侯无私史,此据《春秋》始平王四十九年臆断之耳。伯禽费誓,首称公曰,此鲁史之词,非周史之词也。
 
  翚帅师
 
  《春秋》书翚帅师会伐郑,庆父帅师伐于余丘,胡传谓:“乱臣既得兵权,遂肇弑逆,圣人用示履霜之戒”。此全不考校之言。古者兵出于农,有事则聚,而授甲役竣则散而归田,非有营卫之屯聚、方镇之瓜分可籍之以为变,故公子鲍之取宋,陈氏之取齐,皆厚施得民,非得兵也。况寪氏武闱之事,皆一夫之力,何尝拥众作乱乎?
 
  春秋特笔
 
  春秋所载,有显然为圣人特笔者,如郑伯克段于鄢,纪侯大去其国,齐髙子来,季子来归,郑弃其师,天王狩于河阳,及晋处父盟、公在干侯、陈亡书陈灾、赵盾许止书弑、吴楚不书塟之类,率变文见意,其中必有美恶存焉。所谓大义数十,炳如日星者也。其余随文褒贬,大都显然易见,不待穿凿。至于无功无罪之人,非善非恶之事,又不可不着于策者,则亦以常例书之而已。说者字字生义,是圣人治世非赏即诛,不容有一中立之常人也。
 
  杞宋正朔
 
  二王之后,得用先朝之正朔,此于《传》无明文。考宋取长葛,《春秋》书冬,而《传》称秋,盖取以九月——周正之冬、商正之秋也。此可证宋用商正,《礼记》载孔子之杞得小正,建寅旧典,独得于杞,此可证杞用夏正。
 
  野有死麕
 
  贞静者守礼,尚不足以见圣人之化,至于懐春之女,几有越礼之志,乃怯于厖吠,卒畏人知,则亷耻之防,明有以遏其邪心也。王柏乃以为滛奔之诗而黜之,乌知删定之旨哉!
 
  古占法
 
  左氏叙事固不免有诬,然其所叙占法,则必太卜之旧,当代所同用,譬如今之术数家言其神验者多诬,至其占课,论单拆交重,推命用五星八字,则今世同用之法也。舍左氏而言,《易》例吾未之能信。
 
  洛神赋注
 
  李善注《文选》,字字必着,其出典惟《洛神赋》注感甄事,题为《传》曰,究不知为何《传》也。
 
  玉楼银海
 
  东坡雪诗“冻合玉楼寒起粟,光揺银海炫生花”,此正以银、玉比雪耳。说者病其体物太似,因托王安石语以“玉楼为肩、银海为目”,云出《道书》。然迄今无人能注出何道书也。且雪光揺目,于义犹通,若肩,则非埋身雪窖,何至冻合哉!
 
  说文解为字
 
  《说文》训“为”字为母猴,云:此猴多技能,故假借为作“为”字。窃谓制字之初,必先其切于人事者,次则物之习见者,必无先制一稀僻山兽之名,反借为习用之字者。或因母猴多技能,假为字以名之,则或然耳。
 
  俗说
 
  初读马缟《中华古今注》,称“俗说”七月七日乌鹊为桥渡织女,以为缟述流俗之说耳。后读《隋书经籍志》,杂家有沈约《俗说》三卷,乃知《俗说》为书名,乌鹊桥事为约所记也。
 
  汉儒易学
 
  世称汉易杂谶纬,然丁寛、田何以来都无是事,至孟喜、焦延寿、京房始别岐一派。《汉书儒林传》称孟喜别得占候书,托之田王孙,而梁丘贺证其诬,刘向又称独京氏为异党,其文甚明。此正如宋《易》于周、程、张外,岐出邵子一派耳。槩以京氏之学目汉《易》,将槩以邵子之学目宋《易》乎?
 
  古字假借
 
  先儒谓古人字少,多用假借。余不谓然。大抵古人简畧,惟取音同。如欧阳尚书汉碑作“欧羊”,望阳家语作“望羊”,古字虽少,岂无阴阳字哉?
 
  古无四声
 
  先儒又谓:古无四声。然如秦始皇帝讳政,避讳读正月为征,此非以平去为辨乎?刘熙《释名》言:天子有舌头、舌腹之分,其区别亦细矣。窃意古人虽朴,必无东董栋江讲绛读若一音之理,惟其诗赋押韵之例,则三声并用耳。如宋词多上去通押,元曲以入声摊配,亦其押韵之例,非宋、元仅有三声也。
 
  铎舞曲
 
  古铎舞曲,圣人制礼乐篇,郭茂倩《乐府诗集》所载不可句读,考《宋书乐志》载此篇,原每句空一字,郭氏连而一之耳。
 
  乐毅论
 
  右军《乐毅论》,或云书扇,或云书石,今辗转钩摹,失其笔法则有之,必不至窜改其字句。然《史记》乐毅传注,载其全篇,文句乃异同不一。
 
  兰亭序
 
  《兰亭序》“后之揽者”句,“揽”当为“览”。或云通用,或云误笔,其实乃自避家讳,故加“扌”旁。右军,王览之后也。
 
  曾子问
 
  “曽子问临娶遭丧”一条,所谓壻免丧,后弗取而后嫁者,先儒递有论说。然反复思之,不得其理。女未嫁,壻未娶,忽遭父母之丧,丧终成礼,礼之当然,何以免丧之后,久定之盟又有请而弗取、请而弗嫁者耶?其弗取、弗嫁,又以何为词耶?
 
  古无叶音
 
  陈季立称,古无叶音,凡今所谓叶者,皆其本音,其说最确。他姑无论,如龟兹国,读丘慈,此直译以同音,并无意义,是汉时读“龟”为“丘”,读“兹”为慈之明证,否则,曷不直译为“丘、慈”字欤?
 
  古字讹体
 
  字有讹体,非但后世,即古亦然。马伏波论成皋印文是矣。官制尚尔俗用,可知一笔一画,奉汉碑为典型,此好古之过也。且非但八分,小篆亦然,“射”字籀文象乎持弓形,小篆转弓形为身字,转乎形为寸字,寸身为射,果何意乎?
 
  牡丹
 
  欧阳公谓古人不言牡丹。王楙《野客丛书》引《谢灵运集》及《尚书故实》所载,北齐杨子华画驳之。余谓古人但不言其花耳,若其名,则《本草》列为中品,张仲景《金匮要畧》已用牡丹皮矣。
 
  大毛公
 
  《汉书》不载大毛公之名,陆玑《毛诗草木虫鱼疏》始云:毛亨亦不载伏生之名,《晋书伏滔传》始云“逺祖胜”。
 
  金盌
 
  杜工部《诸将诗》第一首 “汉朝陵墓对南山”二句,言战争而陵寝震惊也。“昨日玉鱼蒙塟地”,用刘明奴事,言王公之墓不保也。“早时金盌出人间”,用卢充事,言士庶之墓不保也。连首二句读之,诸陵亦可危矣。此所谓“臣子之词、立言之体”。注者必附会茂陵玉盌,殊失其旨。至戴叔伦诗有“汉陵帝子黄金盌、晋代仙人白玉棺”句,则似因杜诗而悞用。叔伦,徳宗时人,在工部后也。
 
  青史子
 
  贾谊《新书》引青史氏之记,言太子生事,其文与《礼经》相表里。《汉志》青史子五十七篇,乃列小说家,疑其它文驳杂也。《笔世》称蒙恬作笔,或引礼史载笔驳之,余谓不但此也,虞书作会,岂能以削竹调漆施五色哉?
 
  怨于父母
 
  《太平广记》载唐刘生梦见帝舜,帝舜斥孟子,称“号泣于旻天,怨于父母”二语为诬。此小说妖妄之词,托帝舜以诋孟子,不足深诘。然足见唐时《孟子》本作“怨于父母”乃有是说,盖今本误脱一字也。
 
  六书所无之字
 
  《五国故事》书刘龑之名曰岩,以龑字杜撰也。设遇孙休之五子,梁武帝之四公,将阙其名乎?张有书魏国夫人碑,“魏”必作“巍”,以“魏”字说文所无也。设书诸葛亮碑、当作“诸葛谅”,书韩愈碑、当作“韩愈”乎?
 
  王弼老子注
 
  《老子》第三十一章,王弼无注,今考其文,盖老子之言“惟夫佳兵者,不祥之器物,或恶之,故有道者不处,君子居则贵左,用兵则贵右”二十九字以下,皆弼之注。“兵者不祥之器”至“乐杀人者则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”,此解前三句意也,“吉事尚左”至“以丧礼处之”,解后二句意也,传冩误合为一耳。
 
  曹大家
 
  读曹大家之“家”作“嘉”音,人必咥然以笑。读阴丽华之“华”作“敷”音,人必色。然以骇不知读阴丽华入麻韵,犹读曹大家入麻韵也,读曹大家入虞韵,犹读阴丽华入虞韵也。此之谓不充其类。
 
  子羽子丝
 
  《史记项羽本纪》称字羽,而自序称子羽。《汉书袁盎传》称字丝,而叙传称子丝。案古人之字,实皆一字,但或纟以伯仲叔季,或连子字为二字,《左传》所载可考,《论语》颜渊、曽晳、颜路、冉有皆称一字,言“游过矣,堂堂乎张也”,亦祇称一字,疑项籍、袁盎亦偶称一字,遂相沿呼之尔。
 
  九河碣石
 
  九河故道在沧景间,古书凿凿。碣石在永平,古书亦凿凿。惟由沧景而东注,去海百余里耳,必使沿海行千余里,委曲以达。碣石何也?思其故,迄不可解。
 
  焚廪浚井
 
  战国时杂说繁兴,一事而传闻异词,名姓时代互异者,诸子之书不知凡几。孟子当日亦诸子之流,惟诵法孔子,发明王道,得圣学之正,超出诸子之上耳。故一切流俗附益之文有斥而辟之者,亦有非大纲宏旨所系不及一一辨诘者,焚廪浚井之说,亦姑与就事论事,不必果以为实迹也。
 
  马牛其风
 
  马牛其风,与臣妾逋逃相属,自以风逸为正义。或曰牛走顺风,马走逆风,核诸物理,无此事。或曰牝牡相诱,曰风马牛,岂窃妻以逃者耶?核诸物理,亦无此事。
 
  瓜州
 
  范宣子数驹支称秦人迫逐其祖于瓜州,瓜州在秦西境,当迫逐而西,不容聴其越秦而东也。推求其理,盖窜入狄地,从塞外抵太原而至晋。荀吴败无终及羣狄于太原,无终在北,不容越燕至晋,盖亦于塞外相从而至。杜预已有是说。
 
  祧讳
 
  鲁武公讳敖,废敖山而鲁乃有公孙敖,宋翼祖讳敬,而南宋张栻字敬夫。又元赵缘督以宋宗室子而名友敬,皆祧庙不讳也。然临文不讳可也,以为名字则可用之字多矣,何必是?
 
  弦弦
 
  古字多通用,故弦弦两字经典互见。《广韵》据《五经文字》以弦为正体,弦为俗书。礼部《韵畧》旧本改弦为弓弦,弦为八音之丝。开禧元年,进士费衮上札子,论之始改通用,然制字各从其类,琴瑟从弓,究于义无取。《韵畧》分注不为无义,似不必以经典相难。如谓《说文》有弦无弦,则《说文》所无之字亦多矣。
 
  切字等韵译语之始
 
  《左传》以钲为丁宁,以榖丘为句渎之丘,以寺人勃鞮为寺人披公榖,以邹为邾娄,《檀弓》以木为弥牟,此切字之始萌。《公羊》以伐人伐于人异读,《释名》以舌头、舌腹异音,此等韵之始萌【据《隋书经籍志》十四字母,自汉明帝时与佛经俱入中国,以字体不同,世不行用】。《说苑》“越人歌后”,《汉书》“白狼王唐菆歌”,此译语之始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