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风堂随笔 作者:陆深

春风堂随笔

世传花卉,凡以海名者,皆从海外来,理或当然。予家海上,园亭中喜种杂花,最佳者为海棠。每欲取名花填小词,使童歌之。有海红花、海榴花,更欲采一种为四阕,累年而不得。辛丑南归,访旧至南浦,见堂下盆中有树,婆娑郁茂。问之曰:“此海桐花,即山矾也。”因忆山谷赋水仙花云:山矾是弟,梅是兄。但白花耳!却有岁寒之意。